<em id="e0f4q"></em>

    <li id="e0f4q"><tr id="e0f4q"></tr></li>
      <s id="e0f4q"><object id="e0f4q"></object></s><em id="e0f4q"><strike id="e0f4q"><u id="e0f4q"></u></strike></em>
      <em id="e0f4q"><ruby id="e0f4q"></ruby></em>

      第1691章 大结局(超长章节)

        

        秽宸头顶上的第二根犄角几乎也是在一瞬间就长了出来,在长出两根犄角后,他就直接伸手去撕五鬼帝阵的牢笼。

        “轰!”

        两道阴气就直接被秽宸给撕碎了,虽然很快又有新的阴气补上,可现在的情况已经证明,用不了多久秽宸就能从五鬼帝阵中出来了。

        正在我惊讶的时候,秽宸头顶上第三和第四根犄角竟然同时长了出来,那速度比之前的两根还要快。

        “哈哈哈……”

        秽宸已经笑的有些疯癫了。

        在秽宸第四根犄角长出来的时候,他随手一挥,他身边那些五鬼帝阵的阴气牢笼就“轰”的一下全部炸开了。

        五鬼也是受到了反噬,从各自所在的阵脚倒飞了出去。

        我们也是赶紧去把五鬼接住,可那向后冲力极大,我们被那冲力向后带得后退了数十米才停下。

        虽然停下来了,可每个人的气息都变的异常混乱。

        秽宸忽然变得好强,强到我们神通用尽也没有机会的程度。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头顶上的第五更犄角也是慢慢地长了出来。

        “哈哈哈……”秽宸的笑声更大了,整个昆仑禁地似乎都在因为他的笑声而颤抖。

        笑了一会儿,秽宸就转眼看向我这边道:“李初一,我似乎能够听到你的一些心声,你很害怕你的朋友和伙伴死在我手里对不对?”

        说着秽宸把目光,向我的同伴扫了一圈。

        不等我说话,他又继续道:“接下来,我就慢慢地杀了他们,不过你放心,在我将来建立的大道秩序中,我会制造出和他们一模一样的存在,不过作为你的惩罚,我要当着你的面,把他们一个一个折磨致死!”

        说着,秽宸头顶上第五根犄角也是长齐了。

        只过他的第六根犄角却是迟迟没有出现的意思。

        就算是五根犄角,他也拥有了当初神皇的力量,当初数万名各族的顶级修士才打败了神皇,现在凭我们几个人要怎么赢秽宸呢?

        越想,我心中越绝望。

        我们准备了很多的神通,可就在这么一刻,完全派不上用场了。

        秽宸慢慢地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他手中的比天尺一挥,一股力量把我们每一个人都缠绕了起来,接着我们就在完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悬浮了起来。

        秽宸最先走到贠婺的身边道:“你不是有不灭金身吗,不是想要度化我吗,我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嘭!”

        说着秽宸猛挥一拳,直接打在小和尚的腹部,贠婺身上的金光直接散去,身体也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轰!”

        贠婺躺在地上,没有在地面上砸出深坑,可他的身体却是动弹不得了,他身上的命气也是奄奄一息。

        秽宸是故意这样的,把贠婺打的只剩下一口气。他是在折磨贠婺,也是在折磨我。

        “秽宸!”

        我大怒去喊秽宸的名字,然后破口大骂,这骂人的话有多难听,我骂的就有多难听,不为别的,只为激怒秽宸,让秽宸对我出手!

        秽宸这个时候又走到徐铉的身边道:“符箓有多强,你就有多强,对不对?”

        说着,秽宸抬手一拳,对着徐铉的腹部打了下去。

        徐铉和贠婺一样,落地之后,只剩下了一口气,他们都是命悬一线。

        接着秽宸又走到王俊辉的身边:“你吸收了魔帝不少的力量,可是却不能为我所用,不过我却可以用你来伤一次李初一!”

        说着秽宸又是一拳打在王俊辉的身上。

        “轰!”

        王俊辉的身体重重摔在地面上,他的嘴里一口血喷了出来,命也剩下了一点点。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我要怎么才能阻止秽宸继续伤害我的同伴,我拼命的挣扎,可无论我怎样挣扎仍是无法逃脱秽宸对我的控制。

        秽宸看着我笑了笑说:“李初一,着急了吗,我劝过你。站我这一边,可你却不听,现在太迟了。”

        说这些的时候,秽宸头顶上第六根犄角慢慢地也是长了出来,不过那根犄角长的很慢。

        如果他的第六根犄角长齐了,那他就真的有鸿钧造天道的实力了吗?

        此时秽宸已经走到了李念桦的身边:“李念桦,你好像很喜欢这个名字,你身为盘古之力,是神力的始祖,可你却认了一个人做父亲,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说着,秽宸一拳对着李念桦打了下去。

        李念桦落地后。也是吐了一口血。

        接着秽宸又向五鬼走去。

        我要怎么才能阻止他!?

        就在我心中焦急万分的时候,我盘古灵祭上的生死门却是缓缓地打开,接着一个身影从我生死门的雷域中慢慢地走了出来。

        那身影很模糊,不过我却能感觉到他身上蕴含的实力极强。

        我下意识问了一句:“你是谁?”

        那声音也是慢慢地发出模糊的声音:“我啊,人们都叫我鸿钧,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

        “鸿钧!?”

        他竟然出现在了我的盘古灵祭上,这是怎么回事儿。

        鸿钧继续道:“这一次是天道的一次大劫难,不过却是以人为本的大道终点,所以选择了你,让你成为了天道之中最大的漏洞,目的也是为了今天,让你能够阻止秽宸,阻止那个人神大道交界处产生的异类。”

        我问鸿钧怎么阻止。

        鸿钧道:“如果秽宸一直是天道之外的存在,我也没有办法对付他,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渐渐地沉迷在了天道的规则中,现在他的身体完全被天道规则束缚,他的天道之力越强,受到天道的束缚也就越强,所以现在天道之中所有的攻击对秽宸都是有效的。”

        “那比天尺,是我让仙极洞主给的‘1’,为的就是通过‘1’的手将其交到秽宸的手里,那是天道的钥匙,也是秽宸作茧自缚的工具。”

        这一切都是鸿钧安排的?

        这么说,我和我的朋友都有救了。

        鸿钧继续道:“虽然我可以安排很多的事儿和规则,可规则之下的很多事儿,都有自己的发展轨迹,我也不会强加干涉,所以接下来,你还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打败秽宸!”

        我好奇道:“打败秽宸?用什么力量,我差他太远了!”

        鸿钧道:“如果你可以通天的话,那你绝对比秽宸强!”

        通天?

        不等我明白怎么回事儿,鸿钧就从我的盘古灵祭上消失了,接着我的生死门中就有一股我从来没有感知到的天道之力涌现出来,它们飞快地填补我的盘古灵祭,我的盘古灵祭也是极速扩张!

        就在这个时候,鸿钧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生死门开着,你就会因为我的这些力量大到通天,不过在你杀了秽宸之后,你也会因为这些力量丧命在这里,那样,你的朋友就会得救!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就可以关闭生死门,然后和你的朋友,以及这个大道一同陨灭。”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鸿钧让我死的。

        杀了秽宸,我的使命就完成了,鸿钧也就不再允许我这个天道最大的漏洞继续存在了。

        原来这就是我的结局。

        我在意识里对鸿钧道:“我选择是前者。用我的死,换我朋友的生!”

        秽宸那边好像没有发现我这边的情况,他对着五鬼一一出手,阿锦、梦梦、阿一、竹谣和安安,依次被秽宸打的只剩下一口气。

        把所有人都打伤后,秽宸又看了看我道:“李初一啊,现在他们都伤了,接下来我给你选择,你希望我先杀了谁呢?”

        “你选一个,我杀一个,如果你不选,我就一下把他们全杀了!”

        我忍不住大骂:“混蛋!”

        秽宸笑了笑说:“我数到三。如果你不选的话,我可要出手了啊!”

        这个时候,我盘古灵祭激增,不过我的力量却是极其内敛,除了我自己,秽宸也感觉不到我的变化。

        现在的我已经是神相十段,化生之神的存在了。

        而这个时候,秽宸头顶上那第六根犄角却忽然停止了生长,明显比前五根矮了一大截。

        秽宸也是怔了一下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而我这边的力量却依旧在激增,只有那么一瞬间,我已经通天,我感觉到自己能听到周围的一切。包括秽宸的心声。

        这个时候,我的力量也终于不再内敛了。

        我稍微一用力,就挣脱了秽宸的控制,身体“嗖”的一下落地。

        秽宸这下更加惊讶了,他看着我呆呆地说出两个字:“通天?”

        我看着秽宸道:“你不是问我选择要谁先死吗?”

        一边说,我一边把自己的手抬起来,我指着秽宸道:“我选择你!”

        在我说话的时候,秽宸也是飞快握紧拳头对着奄奄一息的贠婺砸去。

        秽宸同时大怒道:“那我们就看看谁先死!”

        这个时候,我明显感觉到秽宸的速度慢了很多,我直接一个逆换术换了过去,我现在的速度要比秽宸快很多。

        一瞬间我就到了秽宸的身边,并且抓住了秽宸出拳的手腕。

        秽宸大惊,我则是用力一甩,直接把秽宸给甩了出去。

        “轰!”

        秽宸重重地摔在地上,就地滚了老远。

        等他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沾了一身的尘土。

        此时远处的“1”和金裳也愣住了,他们没想到我忽然之间竟然变得如此之强。

        其实不光是他们,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无穷无尽!

        秽宸从地上爬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我。

        我则是捏了一个指诀,这周围的天道之力,不光秽宸可以控制,我控制起来更是得心应手。因为我是靠着鸿钧的天道之力才得以通天的。

        我看到了秽宸心中的恐惧。

        我控制着那些天道之力开始为我的同伴疗伤,他们身上的伤势明显开始好转。

        徐铉在一旁笑了笑道:“看来一个拉风的出场没用啊,最后出风头的还是你小子,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徐铉的一句玩笑话,让我心中暖暖的,这就是我们曾经一起出案子时候的心情。

        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们都会合力应对,彼此信任,战胜对手的时候,无比的喜悦。

        那喜悦中也蕴藏了我们最开始那份干净的初心。

        一切仿佛都在眼前,可一切又都回不去了,因为我就要死了。

        我慢慢地向秽宸走了过去,秽宸“哼”了一声道:“李初一,就算你通天又如何,和我的实力也不相上下,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你不要高兴的太早!”

        我道:“你已经输了,本来你是天道规则之外的存在,可你偏偏把自己变成天道规则内的产物,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举动都会受到天道的控制!”

        “而我却不一样,我依旧是天道的漏洞,天道的很多规则还是对我不起作用的。所以你已经输了。”

        说话间,我已经到了秽宸的旁边。

        秽宸出拳打我,我只是微微一侧,就轻易地躲开了。

        同时我抓住了秽宸的手腕,使劲往后一背,一个擒拿就把他给制服了。

        不等秽宸做出下一步的动作,伸手抓住秽宸头顶的一根犄角道:“一根犄角增加你一分的力量是吗,我让你增!”

        说着我一用力,秽宸头顶的一根犄角就被我给从根部掰断了。

        秽宸“啊”的惨叫一声,然后猛的一用力,从我的手中挣脱了。

        他头顶上掉落犄角的地方,鲜血直流。

        秽宸捂着自己的头顶,一脸惊愕地看向我这边。

        “1”在旁边,已经看的瑟瑟发抖,金裳则是大叫一声,想要冲过来救秽宸。

        可是却被我控制的一股天道之力给推开了。

        被我一推,金裳直接丧失了直觉,晕了过去。

        秽宸看到金裳受伤,直接向我这边扑了过来,然后一拳打在我的脸上。

        我没有躲,任由他打。

        巨大的力量打在我的脸上,可我根本不在乎,我反手也是一拳打出,同样打在秽宸的脸上。

        我被他打了一个跄踉,而他则是被我打的飞了两三米。

        秽宸刚从地上爬起来,我就直接过去,抬腿一脚,直接将秽宸又踢倒了。

        等他再站起来的时候,我一个逆换术换到了秽宸的身后,同时又伸手抓住了秽宸头顶一根犄角。

        不等秽宸反应,我一用力,直接又给掰断了一根。

        “啊……”

        秽宸一头的鲜血,倒栽到了地上。

        此时的秽宸失去了两根犄角,实力也是瞬间骤降,现在的他更加不是我的对手了。

        我走到秽宸的身边,一手把秽宸从地上拎了起来。不等他说话,我又拽住他一根犄角道:“为了自己所谓的梦想去毁灭别人梦想,甚至是夺取别人生命的人,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秽宸头顶的犄角已经被我掰断了三根。

        秽宸在我的面前,已经彻底的没有还手之力了!

        接着我飞快伸手把他头顶的第四和第五根犄角也是拔了下来。

        秽宸捂着脑袋痛苦的大叫,终于开始向我求饶:“不要,不要再拔了,放了我,求你了,放了我……”

        我伸手抓住秽宸头顶上最后一根没有长全的犄角道:“这个似乎没有长好,我来给拔苗助长。不对,是拔‘角’助长!”

        说着再一用力,秽宸头顶上最后的半根犄角也是被我拔光了。

        秽宸忍着疼痛倒在地上,他的身体被天道之力环绕着,他已经再也不是那个游走在天道之力外的秽宸,现在的他也有命限,而他的大限之日,就是今天,就是今时!

        我再也没有多想,挥拳对着秽宸重重地砸了下去。

        “轰!”

        一声巨响,秽宸的身体被我重重地砸进了土里,他身上的命气正在流失。

        我又是一拳!

        “轰!”

        整个昆仑禁地都被我这一拳打的裂开了数道百米深裂缝。

        秽宸身上的命气也瞬间散掉,他的魂魄也是直接消失了,他的身体更是直接七零八落。

        我没有给秽宸身体去化生的机会,直接用生死门,把秽宸的身体给封了起来。

        秽宸亡!

        我打赢了秽宸,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惊诧!

        他们都不相信,我打赢了,而且摧枯拉朽一般。

        他们也不知道,我就快要死了。

        在我生命结束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儿,那就是杀了“1”,这个我一生中最痛恨的人。

        我缓步向“1”那边走去,可这个时候“1”却已经把秽宸遗落在地上的比天尺捡了起来。他想要用天道之力和我最后的抗争。

        可他的力量比起此时通天的我,差的太多了。

        一步,一步,我还是走到了“1”的身边,我直接伸手捂住“1”手中的比天尺,然后一用力就将比天尺折成两瓣道:“这个世界不需要这样的东西!”

        “1”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同时嘴里嘟囔道:“李初一,你不能杀我,别忘了,我的身体里有你父亲的器官,杀了我……”

        不等他说完,我已经换到了他的身边,一拳直接把“1”给打飞了!

        “轰!”

        他的身体刚飞起来,还没有落下,我直接召唤出水晶剑,直接对着“1”抛了过去。

        水晶剑,一剑刺穿了“1”的身体,“1”的魂魄也是在被我刺中的一刻散掉了。

        我终于为我的父亲,爷爷,报了仇!

        就在“1”死掉一刻,我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命气开始流逝,是鸿钧来索命了。

        这个时候,我的同伴也是一同聚集到了我的身边。

        至于金裳,我也是选择封印她,让她和秽宸一起到我的生死门中,或许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归宿了,尽管她在我生死门中守着的只是秽宸的一具尸体。

        不一会儿我身上命气的流失就被我的同伴们发现了。

        王俊辉问我怎么回事儿。

        我摇头。

        徐铉问我怎么回事儿?

        我还是摇头。

        我的同伴们一个个问我怎么回事儿,我依旧是摇头。

        他们根本不关心我们是不是胜利,他们现在只想知道我的命气为什么在流失。

        这里的战斗平息了,围在昆仑禁地周边的昆仑修士也是纷纷出现,他们慢慢地飞入昆仑禁地。

        这里的天道之力异常强大,是他们修行的天然场地。

        不过他们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心思修行,而是把目光都投向了我。

        毁天灭地一般存在的我。

        于此同时,也有两个人分别将爷爷的尸身和李归道送到了我的面前。

        他们对着我行跪拜之礼。然后一句话也不敢说,就退走了。

        爷爷的尸身完好无损!

        李归道只是昏迷,也是没有受到伤害。

        而这个时候,身为通天的我,不用小白鱼说,我也是看清楚了一切。

        李归道的前世,小白鱼的身份,以及小白鱼受到丫头制约的因由,我都是看得清楚明白。

        李归道的前世、丫头、小白鱼,他们三个同是出自帝凰一族!

        只不过他们的故事,只属于他们三个,我已经无需太过关注了。

        至于李归道未来的命运,我现在可以肯定,他不会危害这个大道。

        我没有再卜算一下,因为现在的我已经有些脱力了。

        我有些体力不支,身体开始慢慢地倒下。

        王俊辉、徐铉在两侧将我扶住。

        他们使劲地在问我,到底怎么了!?

        我慢慢地道了一句:“我快要不行了,要死了,现在我已经成了尸体,而且是仙极洞的尸,我在外面待的太久对这天道会有影响的,所以,现在送我进仙极洞吧。”

        徐铉和王俊辉摇头道。

        很快徐铉又问我:“是不是送你进了仙极洞,你就不用死了?”

        我摇头说:“不知道!我的死。是鸿钧的安排,是不可逆转的!回去告诉徐若卉和丫头,就说我进仙极洞修行,别说,我死了……”

        王俊辉,徐铉、李念桦,贠婺、五鬼,全部落泪。

        李念桦更是大声哭道:“父亲大人,如果你死了,我也在这里随你而去!”

        我大怒道:“你敢,你要替我照顾丫头,还有你的母亲!”

        此时仙极洞主也是从仙极洞中走了出来。他看了看我这边道:“让初一进仙极洞吧,这里才是他的归宿。”

        说罢,仙极洞主手一挥,我就直接被一股力量席卷着进入了仙极洞。

        我们这边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仙极洞主。

        在我进洞后,仙极洞主也是跟了进来笑了笑道:“李初一啊,鸿钧只是给你开了个玩笑,他是考验你,现在你完全通过了考验,你死的是你的尸身份,你尸的部分死了,作为人的部分就苏醒了。”

        “只要你在仙极洞老实地待上一个月,你就会变成人。然后从这里离开和你的家人团聚。”

        “而在你离开的时候,仙极洞也会因为功德圆满而彻底的消失了,鸿钧多年不醒,醒来一次顺便把仙极洞的规则也是变了一下,我的使命终于也可以结束了。”

        “对了,仙极洞没了,那个尸村却是不会消失的,以后那尸村就由你管理了,那里的尸都不会害人的!”

        “他们也不会随意的出村。”

        我打断仙极洞主道:“你说这么多,怎么像是在交代后事啊,难不成,你要死了?”

        仙极洞主笑了笑说:“不是死。是重获自由,等你出了仙极洞,有缘的话,我们或许还会再相见的!”

        一个月后,龙城城门处。

        我来到这里的时候,龙城城墙上挂着很多的白布,这里好像在办丧礼。

        我都“死”了一个月了,这里的丧事还没有办完吗?

        站在龙城的脚下,抬头看着天空。

        此时我的气息完全内敛,任何人都难以发现我的踪迹。

        可奇怪的是,这城门口守门的龙都不在,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没有用心境之力去查探,主要是怕有人发现我,我这次回来是想要给他们一个惊喜的。

        我也不想用卜算的神通,因为也想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如果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那我活着就真的没什么意思了,这或许就是通天的烦恼吧。

        在从仙极洞出来的时候,我就下了决心,从此封卦!

        我迈步走近龙城,很快我就发现,所有的龙族都聚集的龙湖之上,除了龙族,还有不少西南的修士。

        蔡邧,海家,赶尸门素月,西川蓬莱一宗等等……

        整个西南的势力可谓是齐聚一堂。

        那日在昆仑禁地和我一起并肩战斗的,王俊辉、徐铉、贠婺、李念桦、五鬼也在。

        远处城墙的墙头还爬着一个巨大的脑袋,正是康康。

        龙王和两个龙将,也是一个不少。

        总之,我们整个西南的人都到全了。

        除此之外,同时我还看到了李雅静和小柽瀚,秧墨桐和徐睿。

        在他们旁边的是徐若卉和丫头!

        终于在人群中我找到了她们,两个我最牵挂的人。

        在徐若卉和丫头身后,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被小白鱼占据身体的昆仑修士,另一个是李归道。

        我还看到了林森……

        所有人都安然无恙。

        一切真的太好了……

        虽然还有很多人没有看到,可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热泪盈眶,他们能在我的葬礼上待一个月,真的太让我感动了。

        此时,我又看到了其他几个灵异分局的人,都是几大分局隐宗的人,他们脸上带着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而他们逼迫的对象好像是徐若卉和丫头。

        还有人敢在我的葬礼上捣乱,看来我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

        想到这里,我直接飞到了徐若卉的和丫头的面前,然后看着那些老家伙道:“别以为我死了,你们就可以胡作非为了,我不想知道你们为什么来这里,但是我知道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那就是跪下和我的妻女道歉,否则的话,我就打得你们满地找牙!”

        在场的所有人直接愣住了。

        徐若卉更是直接转到我的身前,仔细看了我几眼,然后瞬间热泪盈眶扑到我怀里大哭了起来:“你终于回来了,混蛋!”

        “你终于回来了,初一……”

        (全书完!)

        

      时间提醒:2019-10-15 09:27:5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

      易彩网app
      <em id="e0f4q"></em>

      <li id="e0f4q"><tr id="e0f4q"></tr></li>
        <s id="e0f4q"><object id="e0f4q"></object></s><em id="e0f4q"><strike id="e0f4q"><u id="e0f4q"></u></strike></em>
        <em id="e0f4q"><ruby id="e0f4q"></ruby></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