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e0f4q"></em>

    <li id="e0f4q"><tr id="e0f4q"></tr></li>
      <s id="e0f4q"><object id="e0f4q"></object></s><em id="e0f4q"><strike id="e0f4q"><u id="e0f4q"></u></strike></em>
      <em id="e0f4q"><ruby id="e0f4q"></ruby></em>

      399.第399章 大结局+后记

        

        “料理开始!”

        伴随着司仪的宣布声,刘昴星在剩下的食材中,挑出了四枚鸡蛋……这也是唯有的四枚鸡蛋!

        之前一共也只剩下八枚,一人一半还剩下四枚……

        本来之前的与诚一郎的对决,就已经是考验对“边角料”食材的料理,而现在真的只剩下边角料了!

        不过刘昴星却没有丝毫迟疑的样子,早早订下了菜谱,而且原料也十分简单!

        四枚鸡蛋、葱、番茄、米饭……

        其中米饭还是他之前在和诚一郎对决时,自己煮熟后剩下的一些,还被分走了一半。

        正像保罗之前说的,刘昴星在呈递料理的时候,也没有盖上锅盖,现在米饭已经凉了……

        换成是在星级餐厅,已经达到废弃标准。

        不过刘昴星却丝毫不介意!

        不,准确的说是,感觉米饭“凉”的程度还不够,特地在无加湿的烤箱里,又稍微烘干了一下,之后又用制冷机“加工”了一下……

        这样一来,米饭中的水就更少,而且也彻底凉下来。

        刘昴星稍微尝了一些……恩,吃起来像是隔夜的了!

        没错,刘昴星又准备做那道穿越之后、自己所做的第一道料理——蛋炒饭!

        新煮好的米饭,并不适合用来做蛋炒饭,因为水分太大,在加热过油的时候,水分会溢出、影响口感,二来新煮的米饭糯性强,会出现无法“粒粒分开”的情况。

        刘昴星先将米饭调整到了最佳状态,之后就如同在“入学考试”中做的一样,用四个鸡蛋与米饭一起炒,还有切碎的葱花、番茄丁调味……

        在炒好之后,葱花和番茄丁直接变成了“残渣”,被榨出所有味道与精华之后,被留在了锅里。

        而作为成品的,正是没有一丝杂色的“黄色炒饭”!

        “诶?这样就结束了吗?这可是决赛诶……”爱丽丝见到刘昴星已经将黄金炒饭装盘,不由得疑惑起来。

        “那个应该是……阿星给绘里奈第一次做的料理!”绯沙子说道。

        刘昴星微笑着将一盘金色的炒饭,递到了绘里奈面前:“‘中华一番’特制,黄金炒饭!请慢用!”

        一如往昔,第一次见面时,在入学考核中刘昴星的样子……

        因为从料理开始到现在,才刚刚过了二十分钟……这还是因为刘昴星一开始处理米饭用了不少时间!

        但是绘里奈这边,显然才刚刚设计好菜谱,正在做一些最基础的食材预处理,就被刘昴星打断了。

        看着递过来的“黄金炒饭”,即便是抖S状态的绘里奈,也不由得愣了愣……

        绘里奈现在的状态,与其他被“诅咒”控制时的龙厨师显然不同!

        虽然表现得好像换了一个人,但是却依旧有着思维能力……

        所以刘昴星才会说,现在他的对手不仅是绘里奈,而是绘里奈、灵儿还有诅咒的结合体!

        原本一副抖S表情的绘里奈,忽然露出了迟疑的神色……

        “还黄金炒饭……名字俗死了!我才……不会吃这么low的料理呢……”绘里奈的语调显得很艰难,有种在极力抑制着什么的感觉。

        不过刘昴星却诧异的看着绘里奈,这句话应该是……

        难道绘里奈的自我意识正在复苏?

        不错,刘昴星当然还记得,这正是一年多之前的入学考试时,自己向绘里奈呈现上“黄金炒饭”时,她所说的话!

        当时绘里奈傲娇的直接否定了刘昴星的“黄金炒饭”,甚至一开始连品尝一下都不肯。

        而现在绘里奈说了一样的话,但是表现却截然不同!

        入学考试时初见的绘里奈,在拒绝品尝刘昴星的“黄金炒饭”时,因为内心其实是被“黄金炒饭”吸引的,所以露出了品尝,但是又强行抑制的楚楚可怜的神情……

        然而现在绘里奈的神色,却要“痛苦”许多。

        在想要伸手接过“黄金炒饭”的同时,仿佛有另一种力量、或者说是思维在制止着她。

        似乎是……“诅咒”在畏惧着这盘蛋炒饭?

        与此同时,在刘昴星紧张的目光下,绘里奈双眼中的神采渐渐的时有时无起来……

        看来绘里奈本身的意志,也在与“诅咒”抗衡着!

        “绘里奈……”刘昴星不由得轻唤了一声,不过绘里奈却仿佛没有听见,手依然悬在快要接过盘子的位置。

        绘里奈在双眼渐渐空洞起来的同时,内心却浮现出了第一次见面时的一幕幕……

        说、说的也有道理,看在你这么用心做的份上,我也勉为其难的吃一次吧!

        已经醒过来了啊?怎么样?

        不合格、不合格、不合格!我不管,统统不合格!

        哈哈,终于知道自己的位置了吧!现在真诚的向本小姐道歉,或许本小姐会考虑重新审核你们两个!

        撒谎的孩子,是要打屁股的!

        嘁,毕竟还是个孩子嘛!打屁股不是很正常的?

        你才是孩子!你和我一样大的吧!而且、而且……

        我是说你的心智还是个孩子,小时候父母没有打过你屁股吧?

        ……

        最终绘里奈的手,还是更进一步的,接过了刘昴星的“黄金炒饭”!

        刘昴星也不知道,绘里奈现在是什么状态,双眼看起来没什么神采,不过却机械式的拿起了勺子,将一勺“黄金炒饭”,放入了口中……

        这次在绘里奈心中,响起的却不是什么古镇集市的吆喝声,而是刘昴星的声音!

        “诶?我一向是相扑爱好者你不知道吗?研究社加入新成员,不需要向你报备的吧?当然,作为专业食戟师我允许你对我资格的质疑,我们先在这里进行相扑对决,我赢了之后再比试料理也可以!”

        “当然是用餐了……周围的学长、学姐我也不太熟,所以还是过来和你一起坐吧!毕竟我是腼腆认生的人嘛……”

        “那我就不客气了!果然,住宿进修什么的,当然要和同学一起用餐了!哈哈哈……”

        “‘神之舌’对我来说的话……应该就是令我收获更多的美味与督促我进步的存在吧!虽然会令我对料理中的‘错漏’更加敏感,但是同样也会让我享受到远远超过常人的美味不是吗?”

        ……

        “放心,等我赢了诚一郎先生之后,再来找你第六擒吧!”

        ……

        忽然,刘昴星又一次看到绘里奈的双眼中,流出了泪水!

        与此同时,原本笼罩绘里奈全身的黑雾,居然真的渐渐消散开了……

        刘昴星的“黄金炒饭”,的确与他第一次利用“一次性菜谱”时,在料理过程上没什么不同!

        只是现在刘昴星的厨艺,比当时“一次性菜谱”的加成更高,而且拥有“太阳”厨心。

        尼安德特人最后的“诅咒”,不敌“太阳”厨心可以源源不断的借助的太阳之力?

        或许是这样,也或许是因为人性、意志、情感、信念之类的,更无法理解的原因……

        在这一刻,绘里奈的眼泪,仿佛洗去了诅咒的效果,连带着刘昴星甚至看到,作为绘里奈的厨心的灵儿,身上也再次散发出了荧光!

        “味道……马马虎虎吧!”绘里奈脸色酡红的说道。

        “诶?说得好勉强的样子……”

        “哼!”绘里奈扭过头去。

        比第一次见面时的“不合格”评价,倒是要好些。

        不过伴随着绘里奈久违的骄哼,她却忽然脸色一白的要倒下去!

        但是刘昴星早就有所准备,上前一步、弓步搂住了要摔倒的绘里奈。

        “这是在……全世界直播哦!”绘里奈脸色微微发红的说道。

        “所以呢?”刘昴星说着,轻轻地吻了下去。

        “诶?这是在做什么?”

        “不是……在决赛的吗……”

        “怎么突然就发狗粮了!”

        “哈?就这么认输?”

        在场的观众不由得惊叹不已,一些单身人士,更是有种被扎心了的感觉!

        没错,就在绘里奈品尝了“黄金炒饭”之后,诅咒的效果被驱散,“最终对决”也真正的宣告结束。

        不过“诅咒”虽然消失,但是之前造成的引导,似乎依旧有效,大家议论的重点,依旧是为何要如此虐狗……至于为什么之前大家集体脑抽,会赞成提前开始决赛、题目还这么“凑合”,却并不在大家的怀疑队列之中……

        而当天的新闻头条,更是已经被预定了的!

        “All·Blue”决赛阵容双双爆冷,由年仅16岁学生带队的两支队伍,双双挺进决赛,并在决赛中成功虐狗……

        “All·Blue”的余韵,足足持续了两个月,而且就在两个月之中,南部非洲的古怪疫情,也渐渐的缓解、直至消失。

        原本封锁的消息,也被放了出来,最终这次“疫情”被定为人类疫病史上的疑案之一……

        通样很“疑案”的还有在“All·Blue”之后,“米其林美食联合会”与“美洲发展会”险些绝交,昔日的盟友成了“美洲发展会”成为第四大料理组织最大的阻碍。

        恩,之所以这也是“疑案”,是因为“假玉龙锅”的事情并没有曝光!

        在刘昴星夺冠之后,当众将“假玉龙锅”送给了薙切蓟……

        对此绘里奈未置一词,并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样子,不过在离开新约克之前,薙切蓟却又和绘里奈单独见面了一次。

        虽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绘里奈回来之后也一直冷着张脸,但是刘昴星总觉得这冷着的脸有些刻意伪装的感觉,似乎绘里奈的心情还不错?

        而园果终于完成了“春果亭”所有的提前订餐,来到新约克的时候,却只赶上了刘昴星已经夺冠后的后续活动。

        两个月后……

        “马上就是年级考核了,各位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爱丽丝一本正经的对郁魅等人问道。

        “诶?爱丽丝,你什么时候这么在意‘十杰’的工作了?对了……怎么没叫绘里奈小姐、阿星还有一色学长他们一起来?”绯沙子疑惑道。

        “我又不是十杰,为什么叫我来?”刘昴苑显得更疑惑。

        “不,我的意思是……是不是我们可以先策划一下新一届‘年级考核’的内容,比如提议每个年级排出一个明确的年级第一出来?”

        “有什么意义吗?”

        “之前‘All·Blue’的决赛,是阿星和绘里奈的第六次吧?”

        “……”

        “快点让他通过‘第一关’进入后面的路线才好吧?”

        “什、什么后面的路线!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哦,既然你们都不知道的话,那第二关就由我来守关好了!恩……让我想想应该提什么要求……”

        某个再次背着绘里奈和总帅策动N名十杰的“大阴谋”,在极星寮一个偏僻的房间中酝酿着……

        “花音……最近在学校有谁欺负你了吗?怎么很不开心的样子?”

        “诶?老爸你看错了吧!谁敢欺负我!”

        “孩子她妈,你有没有发现……”

        “好像是从‘All·Blue’大赛之后,心情就很不好的样子……难道因为她有什么支持的料理人,没有拿到好成绩?”

        某个小萝莉,在房间里愤愤不平的一边复习功课,一边嘟囔道:“那个大骗子!居然那么厉害……而且在决赛的时候……哼!等我将来也考上远月学院之后,一样要找你问个明白!”

        还不知道自己被某个小萝莉盯上了,更不知道马上自己就有“第七擒”的机会、不过同时“第七擒”也只会是个开始的刘昴星,正躺在远月学院的教学楼上晒太阳……

        “好和平啊……绘里奈说中午会给我准备便当的……今天会吃什么呢?话说身为穿越者,现在每天这么混吃等死,会不会不太好?”刘昴星自言自语嘀咕着。

        忽然,一声令人感觉无比宏达、仿佛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道声响的声音,在刘昴星的心中绽放开来:“用心创造快乐!”

        “什么人!”刘昴星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之后紧张四处看了看。

        以他的五感,居然会被人一无所觉的接近?

        还什么“用心创造快乐”?

        就在这时,一只带着红围脖的企鹅,凭空出现在目瞪口呆的刘昴星面前……

        “咦?这人看起来怎么傻傻的?真的能胜任高贵的管理员吗……算了!不管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造物者宇宙的穿越者!”红围脖企鹅嘀咕着令刘昴星更加一头雾水的话。

        “你、你是……”

        “我是大宇宙论坛的服务器化身!小伙子,你好运了!刚好现在论坛正需要……咦?等等……不太对,你的灵魂中似乎……这是……某种祝福吗?糟糕,这东西完全和你的灵魂交融,你的灵魂现在已经不是纯粹的造物者宇宙灵魂,也就是说……无法成为一名高贵的管理员了!好不容易才有一个‘造物者宇宙’的穿越者的……”企鹅继续说着刘昴星听不懂的话,看起来十分懊恼。

        不过短小的上肢,想要捂头也做不到就是了!

        “什么服务器?什么论坛?什么管理员?”

        “算了……我还要继续寻找能够成为‘高贵的管理员’的人!虽然当不了管理员,也给你一个‘会员’资格好了!这可是每个世界,只有一名会员的最高端论坛!”企鹅莫名其妙的说过一句之后就消失了。

        而怀疑自己看到了幻觉的刘昴星,则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多了一个奇怪的论坛!

        其中的其他会员们,似乎都来自不同的世界,而且大多是各自所在世界的重要人物、或者成长中的重要人物……

        最令刘昴星感觉神奇的是,有些人、有些世界,刘昴星怎么看都觉得眼熟!

        不过每次想在论坛中,谈及这些熟悉的世界时,都会被莫名其妙的禁言……

        【立志贴:我,D之意志的继承者,定将这清洗腐朽的世界政府与天龙人!请大家为我见证,也欢迎有经验的朋友提出宝贵意见!——发帖人:D多拉格】

        【咦?楼主是要与整个社会的制度为敌吗?与我很像的样子,与君共勉!——回复人:SOX教永存】

        【嗯嗯,我们可以经常交流下经验!——楼主回复】

        【攻略讨论帖:论愿望具象化类物品的运行原理及使用方式。——发帖人:虚夜宫之主】

        【似乎和一种可以令炼金术不遵循“等价交换”原则的道具很像,我们可以加个好友。——回复人:钢铁侠的哥哥】

        【我也知道一种可以实现愿望的道具,叫“四魂之玉”,不过现在碎了。——回复人:好哔都让狗鈤了】

        【求助帖:为什么大家都讨厌我呢?明明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我已经很努力!——发帖人:将成为火影的男人】

        【回复:专业解决由黄毛、巨洳、自言自语、学识丰富及女装癖等引起的交友困难,欢迎进入私人板块咨询,我们非常专业!——回复人:邻人部部长】

        “诶?阿星,你怎么了?丢了什么东西吗?”来屋顶找他的绘里奈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总感觉我好像捡到了什么可疑的东西!”

        “哈?不会是萝莉什么的吧?”

        “……”

        刘昴星的故事告一段落,不过某个带着红围脖的企鹅,仍在寻找“高贵的管理员”的路上……

        究竟大宇宙论坛与“高贵的管理员”,会给各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一下个故事——《次元论坛》!

        “恩,我就叫这个ID吧!”

        【新人报到帖:八连杀食神求关注!——发帖人:八连杀食神】

        八连杀食神:咳咳,看来之后我除了混吃等死,还多了一个水论坛的消遣项目~

        

      时间提醒:2019-10-13 00:44:16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

      易彩网app
      <em id="e0f4q"></em>

      <li id="e0f4q"><tr id="e0f4q"></tr></li>
        <s id="e0f4q"><object id="e0f4q"></object></s><em id="e0f4q"><strike id="e0f4q"><u id="e0f4q"></u></strike></em>
        <em id="e0f4q"><ruby id="e0f4q"></ruby></em>
        平顶山 | 海西 | 襄阳 | 沧州 | 铜仁 | 吉林长春 | 西双版纳 | 日喀则 | 楚雄 | 湖南长沙 | 宁国 | 海安 | 昆山 | 青海西宁 | 楚雄 | 灌云 | 临沂 | 镇江 | 荣成 | 通辽 | 灌南 | 任丘 | 泗洪 | 汝州 | 沧州 | 达州 | 大连 | 临猗 | 秦皇岛 | 新余 | 保定 | 琼中 | 河南郑州 | 咸阳 | 通化 | 伊犁 | 库尔勒 | 台湾台湾 | 临夏 | 忻州 | 邹城 | 顺德 | 四川成都 | 凉山 | 白沙 | 凉山 | 湖北武汉 | 汝州 | 福建福州 | 青海西宁 | 湖北武汉 | 晋城 | 五指山 | 佳木斯 | 陵水 | 湘西 | 滁州 | 慈溪 | 朔州 | 保亭 | 自贡 | 巴中 | 醴陵 | 包头 | 厦门 | 阿勒泰 | 白城 | 鞍山 | 宜都 | 海东 | 临汾 | 抚顺 | 淮安 | 吕梁 | 陕西西安 | 娄底 | 山西太原 | 东海 | 广汉 | 吉林长春 | 泗洪 | 大连 | 鄂州 | 大庆 | 贵州贵阳 | 齐齐哈尔 | 潮州 | 大同 | 海安 | 包头 | 锡林郭勒 | 滁州 | 阿坝 | 晋中 | 汉中 | 吕梁 | 象山 | 定西 | 黔西南 | 新乡 | 长兴 | 包头 | 厦门 | 德清 | 新泰 | 昭通 | 张家界 | 抚顺 | 青州 | 梅州 | 吕梁 | 三亚 | 黄冈 | 辽源 | 三亚 | 淮北 | 单县 | 乐山 | 榆林 | 顺德 | 张家口 | 朔州 | 天水 | 吉林 | 海西 | 日喀则 | 乌兰察布 | 徐州 | 保亭 | 宿州 | 衡阳 | 本溪 | 泗阳 | 阜阳 | 琼中 | 清徐 | 白沙 | 顺德 | 漳州 | 临汾 | 余姚 | 三河 | 贵港 | 台北 | 九江 | 三明 | 淮安 | 昆山 | 江西南昌 | 瑞安 | 五指山 | 汉川 | 澄迈 | 怀化 | 周口 | 迪庆 | 江苏苏州 | 和田 | 沭阳 | 高雄 | 广汉 | 宣城 | 枣阳 | 南京 | 新疆乌鲁木齐 | 固原 | 盘锦 | 乐山 | 宜都 | 漳州 | 肥城 | 巴彦淖尔市 | 天水 | 锦州 | 鹰潭 | 五指山 | 盐城 | 甘南 | 池州 | 长垣 | 安岳 | 台湾台湾 | 曲靖 | 丽江 | 枣阳 | 白银 | 洛阳 | 宜昌 | 海西 | 曲靖 | 石狮 | 四川成都 | 随州 | 淮北 | 广饶 | 新余 | 资阳 | 乌兰察布 | 广饶 | 包头 | 宁国 | 承德 | 保山 | 抚州 | 赣州 | 衡阳 | 灌南 | 白山 | 汕尾 | 潍坊 | 陵水 | 山东青岛 | 信阳 | 漳州 | 黔东南 | 滕州 | 厦门 | 海南海口 | 莱芜 | 滁州 | 曹县 | 诸暨 | 衡阳 | 伊春 | 定州 | 资阳 | 临汾 | 黄冈 | 凉山 | 沛县 | 山南 | 威海 | 徐州 | 嘉善 | 曹县 | 海宁 | 抚州 | 台州 | 滁州 | 济源 | 濮阳 | 衢州 | 海南海口 | 东海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巢湖 | 包头 | 瑞安 | 灌云 | 武安 | 香港香港 | 醴陵 | 连云港 | 海门 | 荣成 | 蚌埠 | 和县 | 余姚 | 大兴安岭 | 湘潭 | 驻马店 | 广州 | 信阳 | 简阳 | 海安 | 六盘水 | 灌云 | 大同 | 三门峡 | 泗洪 | 舟山 | 招远 | 桂林 | 内江 | 海安 | 阳泉 | 项城 | 威海 | 枣阳 | 阿里 | 宝应县 | 宜都 | 乳山 | 天水 | 潜江 | 随州 | 石狮 | 阿勒泰 | 桓台 | 济南 | 宝应县 | 抚顺 | 梧州 | 汉中 | 秦皇岛 | 阿勒泰 | 云南昆明 | 安徽合肥 | 招远 | 牡丹江 | 海西 | 日喀则 | 宁夏银川 | 渭南 | 台北 | 眉山 | 怀化 | 广西南宁 | 益阳 | 南平 | 泸州 | 深圳 | 自贡 | 曹县 | 桐乡 | 昆山 | 山东青岛 | 天长 | 三河 | 五家渠 | 贵州贵阳 | 和田 | 临沂 | 安顺 | 阳泉 | 余姚 | 怀化 | 汕头 | 昭通 | 克拉玛依 | 黔西南 | 九江 | 昌吉 | 潮州 | 余姚 | 宿州 | 新余 | 恩施 | 台湾台湾 | 醴陵 | 乌兰察布 | 玉林 | 潜江 | 石嘴山 | 泸州 | 德州 | 邯郸 | 松原 | 淮南 | 昌吉 | 吐鲁番 | 黔南 | 日喀则 | 长治 | 萍乡 | 齐齐哈尔 | 武夷山 | 寿光 | 屯昌 | 汝州 | 博尔塔拉 | 天门 | 邵阳 | 海北 | 鸡西 | 和田 | 漯河 | 深圳 | 黔南 | 舟山 | 娄底 | 东方 | 桐城 | 丹阳 | 清远 | 赵县 | 渭南 | 黄石 | 池州 | 白城 | 运城 | 滨州 | 山南 | 洛阳 | 湖州 | 玉树 | 平顶山 | 天水 | 蚌埠 | 怒江 | 海东 | 白沙 | 张掖 | 盐城 | 香港香港 | 清徐 | 乌兰察布 | 曹县 | 河南郑州 | 海南海口 | 鄢陵 | 徐州 | 四川成都 | 牡丹江 | 清徐 | 红河 | 嘉兴 | 新沂 | 赤峰 | 济南 | 常州 | 朝阳 | 吴忠 | 三门峡 | 新沂 | 章丘 | 怀化 | 喀什 | 来宾 | 辽源 | 泰兴 | 琼海 | 任丘 | 营口 | 宁夏银川 | 张家界 | 吴忠 | 佛山 | 蚌埠 | 南充 | 广安 | 甘孜 | 朔州 | 如东 | 清远 | 天水 | 荆门 | 灌云 | 东阳 | 三河 | 四川成都 | 七台河 | 沛县 | 潮州 | 玉林 | 澳门澳门 | 泉州 | 义乌 | 临猗 | 亳州 | 商丘 | 三亚 | 内江 | 六盘水 | 庄河 | 榆林 | 景德镇 | 乌海 | 肇庆 | 株洲 | 葫芦岛 | 南京 | 咸阳 | 安吉 | 安阳 | 武夷山 | 广西南宁 | 陕西西安 | 阿里 | 仁怀 | 包头 | 六安 | 南充 | 乐平 | 阿勒泰 | 阿坝 | 长葛 | 鞍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石河子 | 武夷山 | 博罗 | 项城 | 金华 | 淮北 | 玉林 | 广州 | 博尔塔拉 | 洛阳 | 恩施 | 大连 | 天水 | 乌兰察布 | 伊犁 | 珠海 | 廊坊 | 辽源 | 南安 | 六安 | 温岭 | 南京 | 周口 | 宣城 | 琼中 | 无锡 | 喀什 | 东方 | 崇左 | 澳门澳门 | 渭南 | 山西太原 | 台北 | 海拉尔 | 包头 | 丹东 | 泗阳 | 普洱 | 三河 | 鹤壁 | 锡林郭勒 | 临沧 | 顺德 | 深圳 | 百色 | 大理 | 汕头 | 儋州 | 甘孜 | 三沙 | 六盘水 | 长兴 | 衡阳 | 淮安 | 宁波 | 万宁 | 郴州 | 渭南 | 金华 | 盘锦 | 曲靖 | 诸城 | 临汾 | 泗阳 | 灌南 | 嘉兴 | 定西 | 玉林 | 安岳 | 乐平 | 韶关 | 宿迁 | 黔东南 | 高密 | 齐齐哈尔 | 临沂 | 鞍山 | 六盘水 | 陕西西安 | 义乌 | 深圳 | 淄博 | 徐州 | 高密 | 威海 | 石嘴山 | 葫芦岛 | 海丰 | 株洲 | 松原 | 塔城 | 乌海 | 曲靖 | 威海 | 烟台 | 寿光 | 六安 | 开封 | 洛阳 | 巴中 | 汉川 | 湖州 | 来宾 | 菏泽 | 七台河 | 醴陵 | 海西 | 新疆乌鲁木齐 | 莱州 | 宿迁 | 乳山 | 盘锦 | 包头 | 株洲 | 兴安盟 | 简阳 | 惠东 | 寿光 | 海北 | 海门 | 灵宝 | 本溪 | 大庆 | 黑河 | 青海西宁 | 临沂 | 张家口 | 六安 | 黔南 | 丹阳 | 阿勒泰 | 长垣 | 莆田 | 陕西西安 | 宿迁 | 孝感 | 陕西西安 | 日土 | 台中 | 咸阳 | 贺州 | 简阳 | 保定 | 安徽合肥 | 株洲 | 万宁 | 株洲 | 荣成 | 桐乡 | 安岳 | 灵宝 | 金昌 | 乌兰察布 | 陇南 | 忻州 | 吐鲁番 | 赣州 | 阿坝 | 淮南 | 扬州 | 鸡西 | 海拉尔 | 桐城 | 阳江 | 黄南 | 苍南 | 宝鸡 | 大连 | 上饶 | 菏泽 | 茂名 | 承德 | 佛山 | 潮州 | 荆门 | 德阳 | 南通 | 乌海 | 芜湖 | 如皋 | 安徽合肥 | 辽宁沈阳 | 贵州贵阳 | 无锡 | 绍兴 | 临猗 | 景德镇 | 武安 | 天门 | 日土 | 安吉 | 丹阳 | 泗阳 | 禹州 | 绵阳 | 玉树 | 白沙 | 洛阳 | 图木舒克 | 顺德 | 大连 | 曲靖 | 湖南长沙 | 阿拉尔 | 三门峡 | 淮安 | 江苏苏州 | 濮阳 | 扬州 | 滁州 | 东营 | 日土 | 阳泉 | 乌海 | 长治 | 喀什 | 巴彦淖尔市 | 石狮 | 益阳 | 乳山 | 河北石家庄 | 丽江 | 黄冈 | 陵水 | 呼伦贝尔 | 潮州 | 金昌 | 延安 | 周口 | 黔西南 | 辽阳 | 泰州 | 毕节 | 江门 | 阿拉尔 | 黑河 | 南京 | 临汾 | 贵港 | 顺德 | 遂宁 | 衡阳 | 楚雄 | 随州 | 武威 | 普洱 | 玉溪 | 霍邱 | 深圳 | 明港 | 阿拉尔 | 恩施 | 十堰 | 承德 | 巴音郭楞 | 保亭 | 台山 | 禹州 | 唐山 | 嘉兴 | 项城 | 福建福州 | 阳泉 | 汕头 | 三门峡 | 禹州 | 运城 | 宜宾 | 烟台 | 香港香港 | 德阳 | 楚雄 | 偃师 | 任丘 | 铜仁 | 泗洪 | 保定 | 寿光 | 株洲 | 清徐 | 九江 | 呼伦贝尔 | 红河 | 陕西西安 | 吉林长春 | 武夷山 | 台北 | 乐清 | 南通 | 百色 | 六安 | 吐鲁番 | 南安 | 临汾 | 莱州 | 梧州 | 哈密 | 南京 | 舟山 | 汕头 | 包头 | 神农架 | 北海 | 海安 | 桐城 | 济宁 | 浙江杭州 | 金华 | 武夷山 | 株洲 | 博尔塔拉 | 雄安新区 | 芜湖 | 宁德 | 吉林 | 林芝 | 中卫 | 昌吉 | 曲靖 | 湘西 | 涿州 | 义乌 | 贵州贵阳 | 沛县 | 酒泉 | 济源 | 吉安 | 吕梁 | 中卫 | 安庆 | 宿州 | 台南 | 温岭 | 鄂尔多斯 | 泗阳 | 广安 | 宜昌 | 湘潭 | 怀化 | 灌南 | 渭南 | 安顺 | 张掖 | 大理 | 揭阳 | 东台 | 贵州贵阳 | 宁夏银川 | 固原 | 鹤壁 | 葫芦岛 | 霍邱 | 张北 | 昭通 | 淮北 | 营口 | 如皋 | 恩施 | 潮州 | 西藏拉萨 | 石河子 | 安徽合肥 | 开封 | 莆田 | 张家界 | 陵水 | 衡阳 | 桐乡 | 阳江 | 曲靖 | 汉川 | 镇江 | 湖南长沙 | 义乌 | 玉树 | 鸡西 | 鹤岗 | 莱州 | 本溪 | 广汉 | 锡林郭勒 | 阳泉 | 普洱 | 临汾 | 防城港 | 咸阳 | 北海 | 海东 | 芜湖 | 厦门 | 娄底 | 石狮 | 南京 | 顺德 | 五指山 | 包头 | 清远 | 瑞安 | 定州 | 临海 | 象山 | 任丘 | 白城 | 南充 | 东海 | 锡林郭勒 | 澄迈 | 陵水 | 龙口 | 楚雄 | 常州 | 绥化 | 青州 | 资阳 | 定安 | 淄博 | 玉环 | 黄南 | 孝感 | 普洱 | 桂林 | 黑龙江哈尔滨 | 黄山 | 佳木斯 | 莱州 | 葫芦岛 | 通化 | 锦州 | 建湖 | 德州 | 曲靖 | 金华 | 潜江 | 台中 | 忻州 | 益阳 | 三门峡 | 安徽合肥 | 禹州 | 黄石 | 滁州 | 温州 | 郴州 | 安顺 | 随州 | 泰州 | 武安 | 图木舒克 | 甘南 | 定州 | 玉溪 | 任丘 | 招远 | 保定 | 如东 | 无锡 | 焦作 | 昭通 | 新余 | 天水 | 曹县 | 上饶 | 保定 | 中卫 | 巴中 | 嘉兴 | 荆门 | 枣阳 | 茂名 | 郴州 | 阿拉尔 | 阿里 | 通化 | 济源 | 忻州 | 鹤壁 | 包头 | 固原 | 伊犁 | 龙岩 | 张北 | 佛山 | 四平 | 鹤岗 | 塔城 | 济宁 | 安岳 | 广饶 | 安顺 | 安顺 | 琼中 | 乌兰察布 | 仁怀 | 吉林 | 襄阳 | 遂宁 | 吉安 | 神农架 | 永康 | 石河子 | 单县 | 清远 | 兴安盟 | 忻州 | 简阳 | 牡丹江 | 定安 | 梧州 | 禹州 | 张家口 | 芜湖 | 丽水 | 招远 | 桐城 | 吉林 | 嘉善 | 宣城 | 新沂 | 荣成 | 黔东南 | 克拉玛依 | 大同 | 平凉 | 茂名 | 泗阳 | 咸宁 | 吐鲁番 | 海北 | 衢州 | 漳州 | 巢湖 | 吕梁 | 汉川 | 黔东南 | 岳阳 | 台中 | 东营 | 克拉玛依 | 阿勒泰 | 阿拉尔 | 项城 | 迁安市 | 连云港 | 牡丹江 | 芜湖 | 江西南昌 | 日喀则 | 鹰潭 | 钦州 | 凉山 | 和县 | 天水 | 齐齐哈尔 | 海丰 | 天水 | 南阳 | 昌吉 | 包头 | 焦作 | 榆林 | 襄阳 | 顺德 | 镇江 | 慈溪 | 云南昆明 | 克拉玛依 | 兴化 | 怒江 | 宜昌 | 衡阳 | 德州 | 本溪 | 绵阳 | 葫芦岛 | 台南 | 鹰潭 | 沧州 | 陇南 | 海拉尔 | 霍邱 | 青州 | 铜陵 | 亳州 | 文昌 | 东阳 | 大丰 | 中卫 | 五指山 | 巴彦淖尔市 | 江苏苏州 | 乐清 | 淮南 | 眉山 | 瓦房店 | 常德 | 楚雄 | 沛县 | 鞍山 | 益阳 | 阿拉尔 | 陕西西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