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e0f4q"></em>

    <li id="e0f4q"><tr id="e0f4q"></tr></li>
      <s id="e0f4q"><object id="e0f4q"></object></s><em id="e0f4q"><strike id="e0f4q"><u id="e0f4q"></u></strike></em>
      <em id="e0f4q"><ruby id="e0f4q"></ruby></em>

      2037.第2037章 大结局!

        

        大家一致支持是一回事,不出来做官又是另一回事,两者并不矛盾,只有叶笑很尴尬,百般无计之下,只得将扩充的君主阁人员,也一股脑儿放了出去。

        花王,赤火,步相逢,梦有疆这四位君主阁地位最高之人,全都放出去做了一方天地之主。至于琉璃天那边,叶笑干脆用叶帝做威胁,让紫龙王做了琉璃天之主。

        轩辕琉璃那老家伙早已跟着叶红尘一道浪迹天涯去了,阔别了十万年的好基友,肯定够白凤烦的了。

        叶笑出尽手段,终于血河找到:“血河前辈,你老不出仕我不逼你,但我那三个老手下可真是我的老手下,您怎地还不让他们出来?”

        血河也很无奈:“他们修为达不到,就出不来,否则你当我愿意他们缺席这次世纪之战么……你耐心的等待就是,他们是你的人,永远都是你的人,肯定跑不了……”

        叶笑:“……”

        七朵金莲的家族后人,叶笑纷纷委以重任,也算是光宗耀祖了。但七朵金莲这七个老家伙反而显得很平淡。

        在经过计议之后,叶笑决定将新纪元命名为:君主纪元。

        叶笑这位天下至尊可谓是将“懒”字发挥到了极致,基本上是啥也不管。

        白沉所说的,有一点不同。

        白沉是真正放下了,但是叶笑却也不是被困住了。叶笑也是全部放下了……

        而且他这个放下,简直令人发指!

        每天吃了喝,喝了睡,睡醒了再吃,天天怀里揣着二货,肩头上驾着金鹰,头上顶着叶帝,另一边肩膀站着叶凰,偶尔还跟着一队巨号蟒蛇,一路招摇过市,满世界的玩耍,乐得跟什么也似……

        至于玉玺大印,早早就扔在了君应怜那里。

        对于这个天下共宝,君应怜和玄冰两女每天都得争竞一番,你扔给我,我再扔给你,厌恶得不要不要的……

        如此治理天下,当真是奇葩异闻,莫可名状。

        但大家的修为,都是在飞速猛进。

        三年后。

        叶笑收下了他这一生之中仅有的两个徒弟。

        两个少年。

        一个叫计长云,一个叫策无风。

        正是当年的两大至尊的转世之身。

        叶笑遵循承诺,收了这两人为徒,将这两人原本所修功法加以改进之后倾囊相授;这两个小家伙仿佛与这两项功法极之契合,进境快得惊人。

        但叶笑并不打算让两人恢复前世的记忆,那样会反而让两人现在所拥有的赤子心境打乱。转而两小前世记忆完全的封存,只留下一句话:“若然有一天你们俩达到了足以解开封禁的程度,便会得到一些其他的东西……若是不能达到,便是与之无缘,一切尽归天缘。”

        又数年后,玄冰来跟叶笑商量:““你等了许久,更调教了那两个孩子多时,可说是完成了当日对两大至尊的承诺,然而现在我们距离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限,却也是越来越近了。”

        叶笑点头:“我知道。”

        玄冰看了叶笑一眼,又道:“但这个天下仍旧隐患重重,你打算如何解决?!”

        叶笑问:“什么隐患?”

        “那么多的巅峰高手,在我们的压制之下,尽数远避红尘,一旦我们离开,震慑不再,这个天下只怕又将重新动乱起来。这些年下来,各大家族固然都已经是巨无霸的存在,但真实战力仍旧不高,至少不足以与那些巅峰强者抗衡,彼时……”

        叶笑哈哈一笑:“冰儿,你现在操心操得过分。将来之事自有将来之人处理。由始至终,我都无意一统天下,君临红尘,此心至今无异;然而命运推着我去到了这个份上,却也只得背负统一的定数……但这个定数在我离开之后,就不归我关了,天下天下人之天下,各凭手段便好。”

        玄冰抿嘴微笑:“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真以为我喜欢操那么多心吗?!”

        所谓天下事再无掣肘,弃之不管固然是最不负责任的做法,却也是一宗最潇洒最省事的做法!

        叶笑此前就与闻人楚楚和苏夜月约好,打算回寒阳大陆去看看。

        玄冰和君应怜等人知道后,自然也闹着也要回青云天域探访故旧。

        此际既然决定舍弃此世一切,举家私奔已经成为唯一选择!

        这边众人才刚刚订了行程,便有人前来寻找。

        来人正是当初叶笑刚刚到了红尘天外天巧遇的那一对夫妇,这夫妇带着他们的孩子前来寻找当年给出承诺的人。

        这一路上,在知道了他们要投奔的人居然是如今的圣王,所有的人都是高接远迎,护送而来。

        叶笑哈哈一笑,见小家伙资质尚可,传下手书介绍给步相逢当徒弟学艺去了。

        这亦是红尘史册中最终一宗有记载的关于红尘圣王笑君主叶笑的轶事!

        ……

        青云天域。

        叶南天和月宫雪在这一天忙完了叶氏家族的事情之后,突感倦怠,双双睡了一觉。

        在这莫名一梦之中,两夫妇竟似乎看到叶笑回来了。

        仍旧是那样的英姿挺拔,笑容满面。

        久违的儿子还带着几个绝色的女子,在他们面前深施一礼之后,便即飘然而去。

        那几个女子中分明有几个感觉很熟悉,似乎还是熟人,但真个想要道出名姓,却又一时蒙住……

        两夫妇齐齐醒转之后,才发现时辰不过午后,周遭萦绕花香阵阵,分明身在花园之中。

        “这个梦……”月宫雪回味着,眼圈又红了:“我好像看到了笑笑回来了,带着媳妇问我好……”

        叶南天楞了一下:“你也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这个问题,让月宫雪愣住:“难道你也?”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呆住了。

        随即,月宫雪惊呼一声,径自跑了出去。

        只见整个庄园外面,数千里山峰大地,甚至包括已然硬化的道路上,尽都开满了鲜花。

        整片天地,都已经化作了鲜花的海洋。

        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从庄园中飞奔而出:“爹爹,你看看这个……”

        在小孩的手中,赫然是一枚晶莹如玉的戒指。

        叶南天有些颤抖的接过来仔细辨认,却是一枚空间戒指。

        叶南天将神识探入其中,搜索良久,只见到了内中的无数天材地宝,无数修炼资源……

        却并没有最想见的一纸书信!

        “笑笑……”

        月宫雪紧紧攥着那枚戒指,贴在自己心窝里,泪如雨下:“你还在怪我……”

        叶南天轻轻叹息,用手扶住妻子的肩膀,将她揽入怀里:“他来过,他有待着媳妇来看你,给你见礼,这已经证明他没有怪你……但是……他……”

        “他真的不怪你……”

        叶南天完全能够明白叶笑的心情。

        他真的不再怪什么,生气什么……只是……

        若是相见,彼此难免尴尬…………

        那便相见争如不见!

        另一边,宋家,宋绝的小院中,宋绝的酒桌上同样多了一枚空间戒指,以及两坛子美酒,一坛子是天外天梦幻逸品红尘醉,另一坛则是更为罕见的女儿情,这两坛酒前者是叶笑孝敬宋绝的礼物,另一坛却是玄冰孝敬宋叔的礼物,环顾三界六道,能够同时受到叶笑玄冰送出礼物者,除却宋绝,再无他人!

        ……

        青云天域。

        叶笑最后一个拜访地点自然不外是回去拜见了雷大地三位师父,一叙飞升之后的掌故……

        寒月天阁,现在已经是青云天域第一大门派。

        雷大地三人对于爱徒归来,自是老怀大慰,热泪盈眶,感慨万千。

        师徒欢聚良久,唯数日后,叶笑踪影袅袅,令三老大骂劣徒无状,还不如不回来,更添离别伤楚!

        然自叶笑拜访过寒月天阁之后,早已弃置不用的天魂殿,竟自主再聚三光之能,重启生死轮回之秘!

        只此一项,便足够支持寒月天阁再兴盛无数岁月!

        ……

        寒阳大陆。

        叶笑与兰浪浪,左无忌,久违的京城三少再度聚首,欢聚一堂,美酒佳肴,飘香阵阵。

        “无忌,你的理想是什么?”

        “浪浪,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若是能够长生不朽,你们愿意不愿意?”

        “既然你们不愿意过我这种日子,那么,若然有来生你们最大的愿望又是什么?”

        ……

        苏夜月偎依在父母身边,尽是说不完的话。

        闻人楚楚回转蓝风帝国,去了自己的家,去看自己的父皇。

        寒阳大陆的行程,毕竟短暂。

        叶笑等三人的修为已然远胜当日的梦怀卿,若非叶笑对于自身元能的控制已臻超妙之境,光是一口气只怕就足以吹散寒阳大陆,没办法,这就是修为实力太高必然会出现的弊端!

        而叶笑再一次带着苏夜月与闻人楚楚离开得时候,似乎所有人都意识到,叶笑这一走,恐怕将是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所有人都显得有些不舍。

        反倒是叶笑表现得最是轻松。

        他留下了一句让人捉摸不透却又耐人寻味的话。

        “生生世世,我们都可以相见。”

        叶笑走了,走得干净利索,丝毫不减拖泥带水。

        左无忌和兰浪浪眼见故友乍返又去,怅然若失;两个人都是闷在家里好几天闭门不出,却是将所有公事尽都放下了;然后更是如同发了疯一般,两个人出门就凑在一起,昏天黑地的连续喝了半月的酒。

        一个宰相,一个大将军,两个人可是将军政双方所有的公务全部一概不管抛之脑后。这大半个月下来,直接让整个辰皇帝国都乱了套;连皇帝陛下也是为之头痛不已。

        但又对这两个货全无办法。

        叶笑离开寒阳大陆之际,似有意似无意地经过寒阳大陆一处悬崖的时候,心生感应,微微一笑,似是有什么发现一般,随即便将一枚空间戒指扔下了悬崖。

        那戒指里面藏有各种功法秘籍以及天材地宝,差不多有十分之一万药山的规模。

        “却不知道八百年后,谁会是这个有缘人呢?”

        “哈哈哈……”

        叶笑揽着苏夜月的纤腰,携了闻人楚楚的手,腾空而去。

        就此消失在寒阳大陆,只留下一个当年笑公子的传说……

        ……

        这一日。

        在红尘天外天一云雾缥缈之处。

        一颗奇怪的大树,在云雾中漂浮,周身所有树叶,都散发出奇特的光芒。

        一个白衣人正在观云雾练功的时候,叶笑突然显临。

        “白公子,这些年一向可好。”

        白沉哈哈一笑:“就知道你会找到。”

        叶笑微微一笑:“不过,白公子果然是天命之人,居然会找到这棵树。”

        白沉眯着眼睛笑了笑:“以你现在的能力,还在乎这棵树?”

        叶笑哈哈大笑。

        这棵树,正是星空之中最为神秘莫测的天缘树。

        想不到白沉居然找到了,而且长久的生活在天缘树下。

        叶笑笑道:“你找到了天缘树,连天缘树都已经属于你,可说是天命所归,现在可有兴趣,出去管理天下?”

        白沉苦笑:“你是在开玩笑么?我现在的日子有多么舒服你看不到?居然还想要让我出去?”叶笑看着白沉身上隐隐氤氲的紫气,道:“天缘树下,天地之主。你不想出去,你也有这个天命。”

        “但是有你在,这个天命,我也可以放弃。”

        白沉微笑道:“天地无双主啊。”

        叶笑怔了一怔,突然想起来那句话。

        天地无双主,混沌第一灵。

        天地有双主,混沌十二灵!

        叶笑悠然的叹了口气,喃喃道:“你错了,天地之间,是有双主的。纵然放弃,也是。”

        白沉皱眉:“嗯?”

        叶笑哈哈一笑。

        在这一刻,他明显感觉到,生死堂中,阵法图里;原本已经凝固的十二灵雕像,突然间似乎都活了起来,十二道不同的光华,萦绕而出,瞬间跨越了无数空间,进入了叶笑的无尽空间里。

        虚空之中,似乎想起了一声志得意满的,充满了傲娇的叫声:“喵!”

        伟大的喵大人,岂能在十二灵之中?

        喵大人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分封十二灵!

        十二年,为一个轮回,周而复始。而你们这十二个,就在这十二年之中,一年一个,主天下气运,人间烟火!

        二货摇头摆尾,得意非常。

        “遵令!”十二灵俯首帖耳,匍匐在地。

        ……

        空间之外。

        “凡事不提,故人久见,该当浮一大白吧!”

        白沉摇头苦笑:“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可没想到你会一见面就要酒喝,罢了罢了。”

        叶笑哈哈一笑。

        稍倾,婉儿和秀儿亲自做了酒菜奉上,两人就在这天下绝巅,云雾深处,举杯痛饮。

        只是一直到最后,叶笑都没有问当年白公子为何不辞而别,不战便退。

        而白公子也没有说。

        两人就只是在不断地喝酒,彼此之间始终都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一直到了快要终局之刻,白沉终于问了一句话。

        “大道何方?”

        叶笑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在我心里,在你心里。”

        白沉哈哈大笑。

        “当年你曾经说过,要拜托我一件事。”叶笑道:“今日,我离开此世的时间即将来到,自思与你有这段因缘须得了解,所以专门前来,问你一句。”

        “是何事?”

        叶笑郑重的问道。

        白沉神色间纠结了一下,道:“原本我打算自己来完成那件事,但是又怕两个丫头等不及,长久压在心中难免会生出一些祸患……所以,既然你今日问起来,我便说了。”

        “嗯,我明白。”

        叶笑点点头:“我会等你前去!”

        白沉充满了自信的微笑:“以往是你在后面追赶我,现在轮到我追赶你了,放心,我一定会追上你的!”

        白沉这么一句话,叶笑登时知道了白沉要拜托自己的是什么事。无需问得更加清楚明白。

        “星空无尽,大道无边。”

        叶笑微微一笑:“白沉,我们来日再战,今日立定此约,不可让我失望!”

        白沉认真的点头:“放心,我会永远位于你的对立面,叶笑……你也莫要让我失望。”

        “我何曾让你失望过,而你白沉,却也总是会给我带来惊喜。”叶笑道:“你辛苦筹谋多少年,一朝有所发现,居然全然舍弃,这一份魄力,当真让叶某刮目相看,自愧弗如。”

        白沉淡淡的一笑:“继续,自然可以,不过……我却又是何苦?又有什么日子,能比得上我现在这般逍遥自在?”

        叶笑笑了笑。

        飘身而起的同时,人已然融化在云雾之中。

        玩儿和秀儿端着菜上来,顿时一阵惊讶:“叶君主已经走了?”

        白沉道:“他自然要走,若是不走,怎么能在远方等我。”

        “在远方等你……”

        婉儿和秀儿若有所思,亦若有所悟。

        ……

        直到叶笑离开此世时限终了,柳长君赵平天他们依然没有出现。

        叶笑没有选择继续等下去,纵使压下天道掣肘对于如今的叶笑已不是难事!

        既然没有危险,自有再会之期,不过时间早晚的问题。

        叶笑现在可是很看得开。

        “我要走了。你们呢?”

        酒桌上。

        叶笑,寒冰雪,厉无量,雪丹如等推杯论盏。

        “我们就不走了。”厉无量哈哈大笑,依然是那样的豪气干云。

        叶笑叹了一口气。

        眉宇间,是清晰的失落。

        寒冰雪诚挚的说道:“老大……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一直想,带着兄弟们一起,不管任何地方……只要你还有这份能力,就想要,不放弃任何一个兄弟……”

        “但是现在,是我们跟不上你的脚步。人,各自有各自的天命。”

        “老大强行干涉,也并不好。而且,你会非常累。”

        “我们不想让你受这份累。”

        寒冰雪静静的笑着:“所以我就在这里住下了。老大什么时候想我们了,可以回来看看。”他突然有些猥琐的笑了笑:“这个……我正好刚刚看上了一个女孩子……现在正在考虑……”

        厉无量和叶笑同时大为惊讶,转头问道:“多大了?”

        “十七……”寒冰雪老脸一红。

        “禽兽啊……”叶笑和厉无量同时顿足愤然。

        三人顿时吵作一团。

        谁也没再提跟着叶笑离开的事情。

        叶笑也没提。

        ……

        便在这一日,叶笑悄悄地带着玄冰,苏夜月,闻人楚楚,君应怜,月霜月寒,冰心月等人……登临穹顶之上。

        现在七女的修为,都已经臻至横渡星空的超强者层次,任何一人都已经远远超出了红尘天外天的范畴。

        于八人而言,这或许最后一次俯瞰这片红尘大地!。

        八人望着这一片成就了自己梦想的天地,眼神中,充满了释怀的坦然。

        “走吧。”

        叶笑微微一笑,率先向着星空深处而去。

        七女微笑,齐齐跟上。

        在这红尘天外天,永远的留下了一个笑君主的传说,而叶笑等人,当真再也没有回来过……

        ……

        叶帝和叶凰并没有跟着叶笑离开。

        而是自己选择出去历练了。以两小的能力,已经足够纵横无忌,叶笑根本不担心。

        ……

        直至叶笑离开的三年后,柳长君,宁碧落和赵平天这三个家伙才从禁地出来,从一直守候在外边的柔儿口中得知叶笑已经离开此世,三人无不懊丧欲死,丝毫不见修为跃升极多的喜悦。

        “赵平天,这是君主大人临走之时,留给你的东西。”

        黒煞之君听闻三人出关,主动找上了三人。

        除了给了三人每人一个空间戒指之外,另外单独给了赵平天一个玉瓶。

        “君主大人说,这里面乃是轮回阴阳丹;让你的妻子柔儿服下,便可从此脱离阴魂范畴,成为一个正常的人类。君主大人说,这是他曾经对你的承诺!”

        赵平天和柔儿浑身颤抖,接过丹药,泪流满面。

        “君主大人……”

        赵平天扑通跪下,仰天高呼:“我好想……再见您一面……”

        ……

        不知道过了多久。

        白沉看着婉儿和秀儿在抱着孩子玩耍的样子,心头尽是一片温馨。

        “叶笑,多谢你。”

        “不过,我也终于找到了你当初离开的那条路。”

        “现在,是我来追你的时候了!”

        “你等着我!”

        ……

        叶笑游历星空,混沌星空不记年,竟已然不知道到底多少年过去了……

        这一日,终于心有所感,突然仰天长啸:“寂寞!你来了!我说过,你等着我,我会与你一战!”

        叶笑一世人就从没有如此气过某一个人,而那位‘寂寞’却绝对是其中冠者,没有之一!

        无尽星空彼端,一道邪魅的人影蓦然出现,正是哪位浑身充满了欠揍滋味的寂寞先生。

        而随着他一道出现的,骇然还有不少人。

        这是这群人一个个的尽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靠,怎地又这么多人?”叶笑登时吃了一惊。

        “放心放心。”其中一个一脸烧包的家伙嗷呜嗷呜的叫了两声,道:“我们不会对你出手,我们就是来看你和寂寞打的……哈哈哈……嗷呜,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了,你要是能替我们揍他一顿,我们请你一家子喝酒!打得越狠越好,千万不要给我面子,哈哈哈……”

        旁边好几人纷纷附和:“不错不错,只要你能打他一顿,我们都请你喝酒,你揍了寂寞,就是给我们面子。”

        说着说着,居然一个个的都从虚空中拽出来一把把椅子,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摆在四面八方,一屁股坐了上去。一个个尽都是满满的津津有味,静待好戏上演。

        那位寂寞先生几乎气死:“我有你们这帮兄弟,真真是遇人不淑,悔不当初……”

        “哈哈哈……”

        叶笑哈哈一笑:“既然如此,这顿酒我就先行拜谢了,不管给不给你们的面子,我都会暴打某人一顿!”

        “这话说的痛快!从今以后,不管你啥时候打他一顿,我们都请你喝酒,决不食言……”

        众人一起承诺。

        叶笑信了。

        只可惜他现在貌似还是打不过某人,某人虽然欠揍,但叶笑还真没有能够揍人家的能耐。

        但这并不妨碍交朋友。

        叶笑很快跟这帮人交上了朋友,几乎天天在一起吹牛打屁聊天,日子过得越发逍遥快活……

        不知道多少年之后,当他第一次在寂寞手上胜了一招的时候,正要找一干人兑现承诺的时候,却发现这帮家伙一个个嘴脸全变了。

        这么多人居然完全不顾面皮对叶笑群起而攻之,七手八脚地将叶笑狠狠揍了一顿。

        “敢打我们兄弟,你叶笑丫的胆儿肥了啊……”

        “就是就是,打我们兄弟分明是不给我们面子,当我们说的话是放屁吗?”

        “你丫的给我面子还敢揍我兄弟,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老子揍你……”

        叶笑憋屈不已,悲愤叫道:“当初明明是你们说的,你们一个个的有没有点口齿,有没有点廉耻……”

        “我们说啥了?”

        “我们明明啥也没说……”

        “就是就是,打了我们的兄弟,居然还敢污蔑,揍他!”

        至此,叶笑彻底无语,只能认倒霉,蜷缩身体抗揍。

        玄冰和君应怜等早已经和这帮人的家眷成了好闺蜜,天天在一起,此刻正看着这帮男人抿嘴微笑。

        就像看着一群顽皮的孩子。

        以叶笑现在的修为,已经是亘古不灭,与这帮人中任何一个人相比,都已经不落下风,绝对不会被打坏的……这只是这些家伙在排遣寂寞而已……

        只见这帮家伙打完后,居然又将叶笑扶起来,不光帮忙整理衣服,拍打身上的土,还真的请叶笑喝了一顿酒,然后郑重承诺:“叶笑,我支持你,继续打寂寞,只要你能打他一顿,我们还请你喝酒……”

        叶笑:“………………”

        “当然也不止寂寞,我们这些人之中,随便你打赢了谁,我们都请你喝酒。”

        “尤其是我们老大,你要是能打赢他……嘿嘿,无论啥要求我都答应你。”

        “对,还有那最讨人厌的顾老二……只要你能打他一顿,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叶笑心头的无语逐渐的成了满天乌云:“我要是再相信你们一次……我就是个猪……”

        他肩膀上,二货雪白的小身子蹲在那里,此刻,也正在用鄙夷无限的目光看着对面的几个人,发出来一声充满傲娇的声音:“……喵!”

        (全文完。)

        ………………

        

        

      时间提醒:2019-10-13 00:43:56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

      易彩网app
      <em id="e0f4q"></em>

      <li id="e0f4q"><tr id="e0f4q"></tr></li>
        <s id="e0f4q"><object id="e0f4q"></object></s><em id="e0f4q"><strike id="e0f4q"><u id="e0f4q"></u></strike></em>
        <em id="e0f4q"><ruby id="e0f4q"></ruby></em>
        博尔塔拉 | 运城 | 新余 | 枣庄 | 崇左 | 赣州 | 宝应县 | 鸡西 | 中卫 | 枣庄 | 萍乡 | 兴安盟 | 巴彦淖尔市 | 神农架 | 茂名 | 儋州 | 大丰 | 大理 | 伊春 | 包头 | 乌兰察布 | 汉中 | 烟台 | 乌兰察布 | 偃师 | 张北 | 新泰 | 那曲 | 泰州 | 襄阳 | 莆田 | 泗阳 | 南平 | 西藏拉萨 | 朝阳 | 平潭 | 阳泉 | 日喀则 | 吴忠 | 澳门澳门 | 永康 | 德宏 | 台湾台湾 | 郴州 | 三亚 | 简阳 | 黔南 | 庆阳 | 吕梁 | 萍乡 | 温州 | 东方 | 保定 | 如皋 | 乌兰察布 | 济南 | 那曲 | 江西南昌 | 潍坊 | 西藏拉萨 | 海北 | 金昌 | 苍南 | 赵县 | 盘锦 | 吉林长春 | 抚顺 | 铜川 | 台山 | 苍南 | 齐齐哈尔 | 红河 | 泸州 | 黄冈 | 七台河 | 丽江 | 河南郑州 | 长葛 | 儋州 | 聊城 | 广州 | 广西南宁 | 深圳 | 亳州 | 运城 | 滨州 | 安岳 | 临汾 | 邳州 | 保定 | 济源 | 黄冈 | 阿拉尔 | 安阳 | 澄迈 | 廊坊 | 广安 | 台山 | 温州 | 阿拉尔 | 滨州 | 锡林郭勒 | 湖南长沙 | 眉山 | 朔州 | 海北 | 鄢陵 | 宿州 | 呼伦贝尔 | 聊城 | 平凉 | 三沙 | 金坛 | 克孜勒苏 | 伊春 | 芜湖 | 楚雄 | 四平 | 衡阳 | 邢台 | 承德 | 葫芦岛 | 仁怀 | 吉林长春 | 桂林 | 潮州 | 乌海 | 六安 | 台南 | 巴彦淖尔市 | 台山 | 南阳 | 天门 | 南充 | 阿克苏 | 六安 | 芜湖 | 启东 | 新泰 | 大庆 | 公主岭 | 邹平 | 阿拉善盟 | 日照 | 东莞 | 扬中 | 淮北 | 安徽合肥 | 灵宝 | 嘉兴 | 垦利 | 绵阳 | 衢州 | 赣州 | 鸡西 | 烟台 | 南阳 | 曲靖 | 玉溪 | 池州 | 江门 | 湛江 | 黑河 | 海南 | 乐山 | 吐鲁番 | 北海 | 毕节 | 甘肃兰州 | 神农架 | 连云港 | 抚顺 | 永康 | 海拉尔 | 衡水 | 广安 | 绵阳 | 塔城 | 海西 | 辽阳 | 定西 | 四平 | 抚顺 | 泰兴 | 桓台 | 辽宁沈阳 | 日照 | 遵义 | 石嘴山 | 昭通 | 鹤岗 | 临沧 | 偃师 | 伊春 | 鸡西 | 淮安 | 双鸭山 | 烟台 | 巴中 | 庄河 | 通化 | 德清 | 天水 | 琼海 | 邢台 | 雄安新区 | 海南海口 | 广元 | 阳泉 | 衡阳 | 河源 | 常州 | 平潭 | 甘肃兰州 | 南平 | 滨州 | 邯郸 | 湖北武汉 | 雄安新区 | 资阳 | 明港 | 威海 | 晋城 | 宁波 | 河池 | 雄安新区 | 四平 | 伊犁 | 慈溪 | 诸暨 | 乌海 | 抚顺 | 大连 | 阿克苏 | 海拉尔 | 三明 | 昌吉 | 贺州 | 镇江 | 昭通 | 新乡 | 淮北 | 招远 | 南京 | 新泰 | 大庆 | 黔西南 | 定州 | 晋中 | 遵义 | 安顺 | 南平 | 三沙 | 库尔勒 | 崇左 | 江苏苏州 | 新余 | 亳州 | 黄石 | 巢湖 | 普洱 | 丽江 | 宝应县 | 大连 | 永州 | 公主岭 | 宁国 | 佳木斯 | 鞍山 | 榆林 | 莱芜 | 邹城 | 岳阳 | 新乡 | 宝应县 | 黄石 | 改则 | 包头 | 保定 | 湖北武汉 | 涿州 | 固原 | 七台河 | 四川成都 | 泰兴 | 海丰 | 大庆 | 乌海 | 瑞安 | 辽源 | 白山 | 南阳 | 通辽 | 项城 | 漳州 | 赣州 | 巴中 | 阳春 | 镇江 | 仁怀 | 铜仁 | 潜江 | 霍邱 | 安庆 | 苍南 | 灌南 | 茂名 | 宿州 | 恩施 | 儋州 | 喀什 | 靖江 | 阿拉善盟 | 日喀则 | 辽宁沈阳 | 阜新 | 禹州 | 大丰 | 大兴安岭 | 阳春 | 阿拉尔 | 石狮 | 泰安 | 海南海口 | 玉林 | 吉林长春 | 日喀则 | 六安 | 丽水 | 泰兴 | 临汾 | 渭南 | 芜湖 | 自贡 | 沧州 | 攀枝花 | 慈溪 | 安庆 | 桂林 | 澄迈 | 绵阳 | 曲靖 | 张家界 | 阿克苏 | 吉林长春 | 巴彦淖尔市 | 鄂州 | 广饶 | 溧阳 | 安徽合肥 | 南京 | 安康 | 蓬莱 | 四川成都 | 改则 | 湘西 | 台北 | 临汾 | 定州 | 昌吉 | 湘西 | 毕节 | 开封 | 东海 | 盐城 | 邳州 | 宁国 | 仁怀 | 公主岭 | 铜仁 | 任丘 | 延安 | 台州 | 海北 | 台山 | 南通 | 四川成都 | 遵义 | 鸡西 | 朝阳 | 安庆 | 金坛 | 山西太原 | 荆门 | 丽水 | 来宾 | 焦作 | 河池 | 阜新 | 衢州 | 鄂州 | 东营 | 任丘 | 博尔塔拉 | 苍南 | 怀化 | 攀枝花 | 保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来宾 | 招远 | 六盘水 | 徐州 | 枣庄 | 莱州 | 改则 | 海南 | 乌海 | 鸡西 | 三沙 | 莱芜 | 陕西西安 | 烟台 | 黄冈 | 兴安盟 | 温州 | 辽源 | 曲靖 | 商丘 | 宜都 | 葫芦岛 | 襄阳 | 明港 | 保山 | 安岳 | 马鞍山 | 宁国 | 赣州 | 汉川 | 宁波 | 江门 | 崇左 | 扬中 | 鸡西 | 芜湖 | 宁国 | 塔城 | 鹰潭 | 广安 | 铜川 | 锡林郭勒 | 阿克苏 | 莒县 | 绵阳 | 达州 | 宜都 | 大庆 | 酒泉 | 鹤岗 | 陇南 | 新泰 | 绵阳 | 乐山 | 河源 | 承德 | 乐平 | 泗洪 | 姜堰 | 广安 | 如东 | 汕头 | 甘肃兰州 | 瓦房店 | 鸡西 | 河北石家庄 | 台南 | 滁州 | 克孜勒苏 | 项城 | 琼中 | 和县 | 泰兴 | 昌吉 | 运城 | 来宾 | 大庆 | 武威 | 偃师 | 泰兴 | 崇左 | 台湾台湾 | 甘南 | 揭阳 | 盘锦 | 阿里 | 保定 | 来宾 | 神农架 | 徐州 | 铜陵 | 广饶 | 顺德 | 内江 | 宁波 | 泗洪 | 文山 | 燕郊 | 永新 | 鹤壁 | 焦作 | 和县 | 贵州贵阳 | 四平 | 台中 | 建湖 | 伊春 | 商丘 | 临沧 | 山南 | 甘肃兰州 | 巴音郭楞 | 雄安新区 | 淮北 | 中卫 | 慈溪 | 山东青岛 | 孝感 | 鄂尔多斯 | 通辽 | 绵阳 | 包头 | 馆陶 | 杞县 | 泗阳 | 咸阳 | 靖江 | 宜都 | 河源 | 榆林 | 益阳 | 武夷山 | 济宁 | 阿坝 | 呼伦贝尔 | 金坛 | 焦作 | 昆山 | 温州 | 儋州 | 承德 | 咸宁 | 阿拉尔 | 十堰 | 泰安 | 湖南长沙 | 漯河 | 金坛 | 昌吉 | 济南 | 荆州 | 新泰 | 项城 | 宁国 | 亳州 | 巴中 | 巴中 | 黔东南 | 楚雄 | 濮阳 | 威海 | 惠州 | 楚雄 | 钦州 | 长垣 | 凉山 | 溧阳 | 基隆 | 云南昆明 | 长治 | 宁夏银川 | 甘南 | 乐清 | 铜川 | 贵港 | 天水 | 德清 | 晋城 | 锡林郭勒 | 石嘴山 | 随州 | 广安 | 娄底 | 醴陵 | 厦门 | 黄石 | 烟台 | 长治 | 吐鲁番 | 临猗 | 百色 | 忻州 | 博尔塔拉 | 南充 | 潍坊 | 常州 | 湖州 | 临汾 | 牡丹江 | 毕节 | 呼伦贝尔 | 江门 | 六安 | 南充 | 灌云 | 昌都 | 阿里 | 甘南 | 郴州 | 张北 | 琼中 | 滁州 | 三明 | 文昌 | 定安 | 天水 | 榆林 | 伊犁 | 三河 | 通辽 | 乌兰察布 | 东方 | 遵义 | 库尔勒 | 大庆 | 阜新 | 绍兴 | 吐鲁番 | 平潭 | 启东 | 荣成 | 岳阳 | 东营 | 惠州 | 大庆 | 晋城 | 盐城 | 神农架 | 北海 | 姜堰 | 南安 | 秦皇岛 | 乌海 | 临海 | 舟山 | 德清 | 通化 | 黑龙江哈尔滨 | 四川成都 | 兴安盟 | 临夏 | 如皋 | 嘉兴 | 瑞安 | 肥城 | 张家界 | 甘南 | 辽宁沈阳 | 潮州 | 盘锦 | 台山 | 泰兴 | 泸州 | 燕郊 | 新乡 | 辽宁沈阳 | 昌吉 | 吴忠 | 台湾台湾 | 台南 | 普洱 | 靖江 | 永康 | 保定 | 万宁 | 广汉 | 呼伦贝尔 | 甘孜 | 韶关 | 陕西西安 | 梅州 | 诸城 | 姜堰 | 宁德 | 乌兰察布 | 湘潭 | 萍乡 | 四川成都 | 潮州 | 黔东南 | 姜堰 | 蓬莱 | 海西 | 海西 | 鸡西 | 榆林 | 龙口 | 枣阳 | 安阳 | 威海 | 济南 | 庄河 | 汕尾 | 临汾 | 张家界 | 吴忠 | 燕郊 | 肥城 | 屯昌 | 鸡西 | 阿里 | 柳州 | 博罗 | 莆田 | 贵州贵阳 | 德宏 | 永康 | 台北 | 吐鲁番 | 义乌 | 仁怀 | 大兴安岭 | 燕郊 | 白山 | 儋州 | 基隆 | 陇南 | 喀什 | 荆门 | 甘南 | 珠海 | 盐城 | 西双版纳 | 济源 | 灌南 | 兴安盟 | 湘潭 | 五指山 | 哈密 | 鄢陵 | 海安 | 博尔塔拉 | 湘西 | 南安 | 广西南宁 | 大庆 | 吉林长春 | 佛山 | 巴彦淖尔市 | 邢台 | 阿拉尔 | 宜昌 | 湖南长沙 | 昆山 | 吉林 | 焦作 | 瑞安 | 渭南 | 日喀则 | 资阳 | 海拉尔 | 黄南 | 宜昌 | 烟台 | 七台河 | 琼海 | 三亚 | 恩施 | 沭阳 | 佳木斯 | 青海西宁 | 甘孜 | 牡丹江 | 象山 | 抚顺 | 禹州 | 衢州 | 新泰 | 安庆 | 黄南 | 遵义 | 神木 | 宜都 | 巢湖 | 嘉兴 | 丽江 | 嘉峪关 | 安阳 | 漯河 | 张掖 | 湛江 | 大连 | 聊城 | 潮州 | 濮阳 | 保定 | 陕西西安 | 湘西 | 新疆乌鲁木齐 | 绵阳 | 聊城 | 聊城 | 永新 | 汉中 | 鹤壁 | 信阳 | 来宾 | 济宁 | 中山 | 三门峡 | 公主岭 | 燕郊 | 苍南 | 汉川 | 赵县 | 诸城 | 邹城 | 崇左 | 玉树 | 乌海 | 湖北武汉 | 巴彦淖尔市 | 衡水 | 洛阳 | 南京 | 广汉 | 苍南 | 林芝 | 甘肃兰州 | 酒泉 | 和县 | 吉林 | 邹城 | 玉树 | 辽宁沈阳 | 石狮 | 吐鲁番 | 金华 | 揭阳 | 怒江 | 陕西西安 | 天水 | 菏泽 | 四平 | 山西太原 | 昌吉 | 湘潭 | 随州 | 昌吉 | 沛县 | 包头 | 廊坊 | 阳江 | 瓦房店 | 东海 | 台湾台湾 | 新沂 | 肇庆 | 东营 | 庆阳 | 临汾 | 韶关 | 博罗 | 赣州 | 武威 | 宁波 | 自贡 | 灌南 | 澄迈 | 宁国 | 阿勒泰 | 景德镇 | 新余 | 白城 | 泸州 | 三沙 | 江西南昌 | 三门峡 | 徐州 | 新泰 | 秦皇岛 | 阿勒泰 | 佛山 | 宝应县 | 凉山 | 廊坊 | 如东 | 新沂 | 克拉玛依 | 宣城 | 厦门 | 宜都 | 盐城 | 大兴安岭 | 东台 | 厦门 | 烟台 | 云浮 | 儋州 | 毕节 | 绥化 | 淮安 | 双鸭山 | 吐鲁番 | 舟山 | 南通 | 蓬莱 | 衡水 | 昭通 | 鹤壁 | 永州 | 兴安盟 | 库尔勒 | 库尔勒 | 海门 | 大兴安岭 | 汝州 | 台中 | 伊犁 | 宝应县 | 延安 | 仁寿 | 永州 | 广饶 | 台中 | 保定 | 神木 | 湖北武汉 | 曲靖 | 湖北武汉 | 七台河 | 台湾台湾 | 垦利 | 武安 | 六安 | 承德 | 丽江 | 嘉善 | 大丰 | 宁国 | 绵阳 | 日土 | 扬州 | 通化 | 安阳 | 衡水 | 通辽 | 和田 | 宁波 | 汉川 | 宜都 | 芜湖 | 宁夏银川 | 海丰 | 朝阳 | 阿拉善盟 | 保山 | 江苏苏州 | 台山 | 开封 | 绵阳 | 深圳 | 北海 | 东阳 | 阿拉善盟 | 湖北武汉 | 塔城 | 漳州 | 台湾台湾 | 仁寿 | 东海 | 阿坝 | 安阳 | 汉中 | 莆田 | 海安 | 广西南宁 | 琼中 | 宁夏银川 | 安徽合肥 | 肥城 | 榆林 | 南京 | 娄底 | 唐山 | 郴州 | 临沧 | 上饶 | 灌南 | 涿州 | 荆门 | 如皋 | 安康 | 晋中 | 海西 | 灌云 | 江西南昌 | 株洲 | 张北 | 天水 | 慈溪 | 盘锦 | 莱州 | 长兴 | 亳州 | 株洲 | 迪庆 | 贵港 | 天水 | 咸宁 | 龙口 | 遂宁 | 廊坊 | 龙岩 | 五家渠 | 忻州 | 宿州 | 桐乡 | 台南 | 百色 | 乌海 | 丹阳 | 桐乡 | 中山 | 惠州 | 金昌 | 图木舒克 | 高雄 | 汝州 | 铜陵 | 四川成都 | 大连 | 承德 | 宁波 | 阿里 | 阿勒泰 | 保亭 | 阿克苏 | 黄山 | 商丘 | 荣成 | 文昌 | 仁寿 | 雄安新区 | 安吉 | 永康 | 枣阳 | 铜川 | 丹东 | 开封 | 禹州 | 锦州 | 澄迈 | 燕郊 | 建湖 | 上饶 | 海北 | 洛阳 | 荆门 | 金华 | 琼中 | 黄石 | 瑞安 | 澄迈 | 台北 | 简阳 | 四川成都 | 孝感 | 偃师 | 桐乡 | 玉林 | 克拉玛依 | 昌吉 | 郴州 | 安岳 | 汝州 | 六安 | 玉环 | 崇左 | 平潭 | 宿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