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e0f4q"></em>

    <li id="e0f4q"><tr id="e0f4q"></tr></li>
      <s id="e0f4q"><object id="e0f4q"></object></s><em id="e0f4q"><strike id="e0f4q"><u id="e0f4q"></u></strike></em>
      <em id="e0f4q"><ruby id="e0f4q"></ruby></em>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若有来生

        ?

        大雷音寺,雪月登上山门,拜见婆娑。

        古刹内,时光长河紊乱,河水奔腾,汹涌咆哮,秦鸿的身影被淹没,不知所踪。

        复苏归来的众人急得焦头烂额,秦毅夫妇悲痛欲绝。

        “我能救祂!”

        雪月进入古刹,即是开口惊住众人。

        “祂之因果,不是你能够承受的。”婆娑摇头。

        “我不怕!”雪月态度坚定,看着婆娑道。

        众人沉默,看着眼前这个相貌绝美,皎洁出尘的女子。

        雪月捋了捋耳畔鬓发,淡淡一笑:“还请前辈们成全!”

        “执念深种,即为魔障。”婆娑叹道。

        “我知道。”雪月笑容不减,温婉至极。

        “阿弥陀佛!”

        婆娑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眼,低诵了声佛号。

        圣佛摩柯亦是合十双手,轻捻佛珠,闭眼不言。

        秦毅夫妇看着雪月,欲言又止,却又终是未能开口。

        雪月长裙飘扬,月霞漫天,充塞古刹,大雷音寺都是被月光照彻。

        祂双眼明媚,浮现起圆月投影,投向了紊乱的时光长河中。月霞明媚,宛如两条游龙,似康庄大道,逆流直上,追溯过往。

        一路追寻,避开了紊乱的时光长河,投向了沉浮在深处的秦鸿。

        长河奔腾,肆虐不休,秦鸿被浪潮不断拍打,迷失了方向。却在此时,两道月霞自无尽远处投来,映入眼前,为祂指引方向。

        顿时,秦鸿稳住身影,追着两道月霞跨越而去。

        雪月不断平息紊乱的时光长河,接引秦鸿归来,沾染因果,被因果反噬,祂娇躯颤动,七窍都是淌下了猩红血迹。

        同时,祂乌黑透亮的长发,徐徐变白,渐渐地,白若银丝。年轻美丽的面貌,亦是迅速苍老,渐渐地,垂垂老矣。

        当秦鸿走出紊乱的区域,迅速归来时,雪月终于是喷出一口鲜血,再难支撑,跪倒在地。

        祂双眼血流不止,原本窈窕的身姿都是佝偻迟暮,白发苍苍,容颜枯朽。

        眼看着秦鸿将归,雪月撑起身,恳切的看着众人,强笑道:“不要告诉祂,我来过”

        说完,转身而去,消失在了大雷音寺内。

        众人闻言,皆都倍受震动。目送着雪月消失在天际的身影,即便是圣人都是忍不住的心底悸动。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圣佛一声长叹。

        “南无阿弥陀佛”婆娑轻捻念珠,低诵经文,不忍瞩目。

        迦楼兰都是抽了抽鼻子,有些不忍的避开了目光。

        柳颖儿紧紧地抓着秦毅的手掌,温婉的双眼都是一片红润,泪水浸湿了眼眶,垂泪欲滴。

        受过情劫折磨的秦毅夫妇,能够深切的体会到那种深恋着一个人的苦与痛。

        一方地域,偏远贫瘠。

        一户农家居于山村内,一对夫妇日出而作,日落而归。

        农户家中,篱笆小院,放置着一个竹条编织的摇篮,摇篮内躺着一位刚刚出生不久的女婴。

        女婴睡得恬静,娇嫩的脸颊带着婴儿肥,小手紧握成团,在梦境中牙牙学语。

        竹篮旁,秦鸿平静站着,脸颊带着温和笑容,温柔的看着女婴。农家夫妇忙进忙出,却都是看不到祂,不曾察觉。

        今生无缘,来生再见碧嫣,我等你。

        秦鸿抿嘴一笑,温柔的笑容,掩埋了所有酸涩苦痛。

        夕阳西下,秦鸿转身而去,消失在了茫茫天边。

        偏僻的山林,鸟语花香。

        山脚下,一片竹林内,搭建着一座简陋竹屋。

        竹屋前,开辟着一片小院,院落内,屹立着一座岩石雕刻的塑像。

        雕像刻画的是一名青年男子,身躯昂藏,脊背厚实,面孔粗硬,五官刚毅,一双刀眉浓郁至极,衬托得祂刚毅的面貌更多了几分深沉威严。

        男子微微仰头,眺望长天,浓厚的眉宇间,散发着淡淡的桀骜张扬,藏着些许的傲与狂。

        一位白发苍苍,容颜迟暮的老妪站在雕像前,枯朽如柴的双手轻轻地摩挲着石雕的脸颊,浑浊的双眼,淌出了滴滴浊泪。

        “若有来生,你可愿,为我回眸,哪怕一次?”

        老妪一声苦笑,满怀着酸涩苦楚,最终一声轻叹,带着所有伤感,随风消散。

        祂屹立的身影渐渐暗淡虚化,消散成漫天光雨,融入了雕塑前的花坛中,一朵含苞待放的雪莲花内。

        光雨消逝,雪莲花摇曳,合拢的花蕊徐徐绽放。雪白的花瓣,皎洁无暇。

        延绵群山,万壑起伏。

        秦鸿踏空而行,漫无目的的走在山间,看云卷云舒,看飞鸟留痕。形单影只的祂,萧瑟孤独。

        忽然,前方山巅虚空蠕动,日霞照耀,一座残破古刹突兀浮现。

        秦鸿戛然止步,抬头看去,则见古刹门庭大开,自内走出一位身披淡红袈裟,双手合十,白眉苍苍的老和尚。

        老和尚站在古刹门前,笑吟吟的看着秦鸿,诵了声佛号,徐徐笑道:“施主,你与佛有缘”

        全书完

        武道神尊完本感言有些人必须感谢!

        2015年2月,正式于作客网连载武道神尊,历时近个月,创作515万字,1595章,于近日完结。

        一路走来,坎坷曲折,可谓艰辛。七百多个日夜绞尽脑汁,殚精竭虑,废寝忘食的创作出各类人物,交织出荡气回肠的故事,这无疑是一件极需要坚持和毅力的事情。

        我曾为此食不知味,寝不成眠,也曾为此焦虑烦躁,或喜或悲。能够走下来,实属不易。

        这一本书,谓之我目前成绩最好的一部,也因这本书,让我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梦想,过上了曾经求而不得的生活。

        如此种种,皆少不得一些人的帮助。而他们,必须让我铭记,并由衷的感谢。

        战国:业内资深编辑,目前就职塔读文学。

        他是我从业5年以来,认识的唯一一个可以吐露真心,无需防备,能够坦然交流的编辑,也是业内唯一一个了解我的脾气却仍旧可以对我说出“也就老子能忍得了你的脾气”这样的话的朋友。我视他如兄,他待我为友,不仅是编辑与作者的关系。

        我能有今天,最先感谢,最应感激的,必然属他。他是我上本书的责编,我仅跟过他三个月,后来上本书被迫完结后就已分道扬镳。但在武道神尊创作之初,我死皮赖脸叨扰他,请教着新书创作,他不厌其烦的为我斧正,或指点迷津。他教会了我如何在开篇架构恢宏的世界观和故事背景,方才有了武道神尊这本书后续极具延伸性的长篇故事。

        也正因为有着他的指点帮助,才让这本书有了崛起的根基。不然,以我那时候的能力,断然是写不出这样的故事来的。

        醉酒望明月:业内知名作家,代表作美女总裁俏佳人。

        他是我入行之初就有幸认识并熟悉的第一位作者朋友,也是现实中第一个面基的作者,也是我第一次做伴郎的对象。

        因为他的举荐,让我有幸了解到作客,也才有了后续成长的机会。如果没有他,我不可能加入作客这个大家庭。期间,也少不了他的帮助和开导,让我创作的水平与日俱增。

        血文:业内知名编辑,作客网总监。

        加入作客,少不得血总赏识,同时,开书之前,也与我极力探讨创作的技巧,并教我精修开篇。他教会了我金手指需要具有成长性,让我后来意识到矛盾和情节也应该具有成长性或延伸性的写作技巧。正因为有他的指点迷津,我才能借助着这本书走得更远,写作技巧堪称飞速提升。

        尽管,后来因为利益原因闹过些许不愉快,但血总大度,依旧对我照顾有加,我为此羞惭。因为他,让我明白了我父亲时常教导我的“勿因小利失大仁”的处事做人的道理。对此,我分外感激。

        妖灯:业内资深编辑,作客网男频经纪人。

        加入作客时,起初是跟着血总的,后来转入妖哥麾下。起初并不熟悉,我一直不好意思叨扰,直到后来一次偶然,才让我明白他有多尽职尽责。

        作为作者,历来都是自己保持更新,上传章节。起初我也如此,但因为一次网站故障后,我后续将近一年都没再自己上传过章节,没有管过更新,都是由他一手包办,全权负责。起初我以为这是作客的新制度,后来才恍然得知,我是作客唯一一个享有过这种特权的家伙。

        虽然这件事情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因为他的尽职尽责,为我减轻了许多负担,节省了许多时间,更让我可以无忧无虑,一门心思的专注创作。正因为如此,才让我得以有如此进步。

        闲时更与他话家常,唠嗑些小情绪,他也从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可以说,他几乎是成为了我类似于闺蜜这样的朋友。

        沙中灰:业内知名作家,代表作阴阳鬼医。

        认识老沙是源于偶然的机会,和他私下有过面基,是个很慈爱的东北男人。

        跟他面基时,交流了许多,他不只是为我开拓了见识,更教会了我学会知足。

        当时正值创作武道神尊中期,持续两百多万字时,因着一些原因,心情难免不平静。几度想过放弃,险些坚持不下去。若非他的开导,教我放平心境,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不会有武道神尊后面的近三百万字的故事。

        除此之外,还有作客网的领导高层,如果不是他们给予机会,我想我也不可能走得到今天。

        如果说我的努力占成功因素的百分之30,那么百分之70是源于有这些人的不吝襄助。因为他们的教导、传授、推荐,得以让我稳步成长,持续进步。

        说感谢也许微不足道,但些许的感激之情不吐不快。

        感谢有你们,成就了我。

        

      时间提醒:2019-10-15 09:46:4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

      易彩网app
      <em id="e0f4q"></em>

      <li id="e0f4q"><tr id="e0f4q"></tr></li>
        <s id="e0f4q"><object id="e0f4q"></object></s><em id="e0f4q"><strike id="e0f4q"><u id="e0f4q"></u></strike></em>
        <em id="e0f4q"><ruby id="e0f4q"></ruby></em>